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剑译天下

没有斗气和魔法的世界里,杨炎意外的与神龙一族挂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前途艰难险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10】章激烈的战斗
章节列表
第【110】章激烈的战斗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沉睡的王昕,脸上却挂着一丝忧郁,时而皱皱眉头,时而嘴唇轻动。面容之上,无不显示出此时的她,睡得非常不好!



王炎轻轻地拿出一个帐篷,搭建起来,将王昕直接笼罩在里面,也减少了移动王昕时的那份躁动。



将帐篷搭建好后,王炎便独自坐在帐篷外面,收拾起自己的伤口来。虽然一切都在幻境之中,但王昕的那一剑,却实在是伤得深。



轻轻揭开包裹的衣服,胸口上还在微微跳动的地方,却是血肉模糊,一个还在冒着鲜血的洞似乎永无止境一般。拿出一些清水清理一下,便敷上一些止血的药,裹上一些止血用的东西,又套了一件衣服。虽然那黑色短剑有些诡异,可却没有刺入心脏之中,要不然,王炎恐怕早就不醒人世了。



伤口处理好后,王炎便寻找起那柄黑色短剑来。之前并未看见王昕使用过,但却伤了自己,想必丢也不会太远,在四周不断的寻找,终于在黄沙这中,将那黑色短剑找了出来。缓缓坐在黄沙之中,王炎沉沉地叹息一声。



看着手中的黑色短剑,王炎却又无奈地笑了笑。淡淡的黑色光芒,缓缓地萦绕在整柄剑身之上。一股若隐若现的凉意,淡淡地散发出来,可无论怎么用力,也不能将之捕捉。



“啊……”不知过了多久,王昕来到了王炎的身后,正想喊一声哥哥,却突然看到王炎手中的黑色短剑,不禁大叫一声。



“妹妹?”王炎疑惑地转过身去,关心地看着王昕,轻声说道。“怎么啦?不多睡会儿?”



“那个,那个……”王昕惊恐地指着黑色短剑,沉声道。“这剑是哪里来的?”



“哪里来的?”王炎一听,愣了,这剑不是第一次出现在王昕的手中吗?为什么连她也不知道,难道这剑不是她的,或者是她的灵魂受到了伤害?



“妹妹,你没事吧?”王炎谨慎地看着王昕,小心地问道。



“我没事。”王昕干脆地说道。但随即眉头一皱,正色道。“这剑是哪里来的?”



“捡的。”王炎指了指不远的一堆黄沙,笑道。



“捡的?”王昕疑惑地看了看王炎,慢慢坐在王炎的身旁。“哥,我刚刚做了个梦,一个噩梦,我梦见……”



“梦见你拿着这柄短剑刺进了我的胸膛对吗?”看着王昕一脸的忧郁,王炎笑了笑,说道。



“啊?你怎么知道的?”王昕那樱桃小嘴,此时却张得可以放下一个鸡蛋了,惊讶地盯着王炎。



“那不是梦,而是真的。”王炎淡淡地说道。随后将发生的一切都给王昕说了一遍。



“那,你不是……可我的剑是这样的啊,叫玉女剑。”听着王炎平静地诉说,王昕的眉头越皱越紧,将那柄银白色的剑拿了出来,随即伸出另一只手去掀王炎的衣服,想看看伤势如何。



“没事,小伤而已。”王炎轻轻推开王昕的小手,淡然说道。但由于王炎穿着白色的衣服,所以还是被王昕看到了衣服里面的那已经被血液浸透的纱布。在王昕的强烈要求下,王炎还是将伤口给她看了看。



王昕震惊地捂着小嘴,不敢相信之前发生的一切,只是头脑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再看到周围留下的血迹以及那条沟壑,又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真亦假,假亦真,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能够将幻境做得如此完美,这世上恐怕就只有心魔幻貂这个种族了。



“现在觉得好些了吗?”王炎缓缓收回放在王昕背后的双手,轻声问道。因为王昕的精神力受着很大的打击,以至于整个脑袋都昏昏沉沉的,所以王炎输入了一些自己的剑气,以帮助王昕调理和恢复。



“嗯,好多了,现在都不那么昏了。”感觉到王炎的双手缓缓离开自己的后背,王昕的脸偷偷地一红,娇声说道。



“看来我们以后得小心一些才好啊。”王炎轻叹一声,平静地说道。



“嗯,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太心软,也不会出这么多麻烦。”王昕嘟了嘟嘴,不好意思地说道。



“呵呵,没事。你饿了吗?我怎么觉得突然好饿啊。”王炎淡淡一笑,突然发现自己的肚子空空如也,赶快拿出一些食物,问道。



“饿!”王昕只说了一个字,便抓过食物就啃了起来。



王炎他们并不知道,在幻境中,由于心魔幻貂要慢慢挖掘别人心里的思绪,所以在里面,时间会过得比外面慢,尤其是像王炎这样精神力异常的人,更是慢得出奇,虽然现在依旧是白天,可这已经是第四天的白天了。连续四天没吃饭,能不饿吗?



王炎两人再次休整了两天,等王昕的精神完全好了以后,这才出发,继续寻找着周天等人。



茫茫沙漠里,一望无际的黄沙,早已让王炎他们失去了审美观点,似乎看哪里都美,又好你看哪里都一样――平淡。



再次过了十天,王炎他们也是脱离了沙漠的外圈,正式进入真正的沙漠。在这里,魔兽相对要少得多,但魔兽却是厉害了很多,没有圣级,想在这里混,恐怕都是笑话而已。



虽然中间也遇到过魔兽,但也算顺利。



越往沙漠中间,温度就越高,连沙土的颜色也悄悄地变得艳丽一些。虽然已至冬季,可现在的温度却跟夏天没什么区别。



“妹妹,累吗?要不休息一下?”经过长时间的行走,王炎自然也比较疲倦,但比王昕好多了。



“没事,还可以坚持一会儿。”王昕淡淡一笑,说道。“哥,你说周天他们现在还好吗?”说话的同时,一双眼睛轻轻地眨了眨,有些惆怅,有些无奈。在连续十天的不为怕赶路中,王炎每天都要求给王昕调理一下身体,也因为这样,王昕却在不知不觉中突破到了三级剑师,也不知是不是由于王炎的原因,王昕现在的攻击力恐怕已经不止是三级剑师所以达到的。



“相信他们,应该没事。”王炎淡笑道。虽然之前青茨将他们的信息传了过来,但这都过去这么久了,况且魔兽横行,谁能预知他们现在是什么情况。



-------------------------------------------------------------------------------------



沙漠的另一块地方,黄沙四溅,剑气飞扬。一声声低沉的魔兽之吼,不断冲刺着周围的一切;一道道剑影,更显激烈的人生!



“周天,小心!”青衣少年一声大喝,黑色大剑,自天而降,瞬间落在周天的身后,溅起一堆黄沙和一道血花,便结束了一条魔兽的生命,这黑衣少年正是方禾,灭天剑如死神之镰,不断地收割着周围魔兽的生命。



周天,一身淡黄色的衣服,站在方禾的身旁,回过头来,看了看已经倒在地上的魔兽,对方禾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再次向前杀去。



而他们的不远处,唰唰声不断,秦霄的软剑天下,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许多刚刚靠近的魔兽,全被软剑打中眼睛,魔兽也在瞬间失去光明,痛得满地打滚。



“方禾,向秦霄靠近。”周天再次挥出一道淡蓝色的剑气,击退两头魔兽,对正在疯狂杀戮的方禾吼道。



方禾一听,灭天猛然劈出两道剑气,身形暴退,眨眼间便到了秦霄的身旁。三人背靠着背,呈三角形站立,不断收割着汹涌而上的魔兽的生命。



“太多了,怎么办?”眼见一眼望不到头的魔兽,方禾眉头紧锁,沉没声说道。



没错,周天他们被龙卷风刮起后,并未受到伤害,在被刮飞的同时,身体似乎受到了一股温和的力量将之托起,再缓缓落到这沙漠的中圈中来。可里面的魔兽却让他们险些丧命,而此时遇见的却是王炎他们也曾经交过手的火云狮,庞大的狮群一望无际,密密麻麻地向他们奔驰而来,似乎都想分享这有限的食物。



“是啊。”周天咽了咽口水,望了一眼还在源源不断前进的火云狮,无奈地说道。他们的脚下,已经一片腥红,满天的血腥味不断地飘起,渲染着整片天空。



“啊……”两头剑师巅峰的火云狮突然一起跃起,向秦霄飞奔而去,秦霄的软剑虽已经,可面对这样级别的两头魔兽,还是显得非常吃力。一头火云狮被风雪剑击落下来,可另一头却是到了眼前,来不急收身,风雪剑刚刚剑峰一转,身体便被击飞出去。



“秦霄……”身后突然传来的力量,将周天和方禾挤开,一道人影也瞬间飞了出去,周天和方禾几乎同时大叫一声,周天脚下用力的点,身体便跃起两米多高,越过几头火云狮,在空中劈下两道剑气,划出一条道路来,身体便落在秦霄的身旁。而方禾则是身体陡然一转,灭天带起巨大的压力,呼呼的剑气铺天而下,随着一道血花出现,攻击秦霄的那头火云狮便结束了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