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剑译天下

没有斗气和魔法的世界里,杨炎意外的与神龙一族挂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前途艰难险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40】章比武(二)
章节列表
第【140】章比武(二)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待程叔话语落地,六名身穿黑色衣服和六名身穿白色衣服的青年人缓缓从刘云的身后门口走了出来。两行人呈平行线形状,分别对应着刘云与萧天。黑色衣服,自然是虎啸剑宗的人,而白色衣服,当然算作是流云剑宗的。



看着比武的人来了,广场中,顿时变得寂静起来。恐怕就是针落在地上,也能瞬间听到。



黑白两条直线,走得并不快,踏着青色石板,缓缓而出。每走一步,都发出清脆的声响。虎啸剑宗来的人,除了萧天带在身旁的五人穿着绣有金色云纹的人外,便还有萧彦綦。只是萧彦綦的右手还裹着白色的纱布,恐怕这次出来,也只是当个观众而已。



而刘云这边,除了成杰外,还有三人和他一样是队长的青年,另外就是王炎和方禾。王炎走在最后面,静静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而对同样走在最后的萧彦綦时不时投来的怨恨的目光,却是视而不见。



“宗主,第一场就由我去吧。”两队人马刚一走到刘云和萧天的旁边,走在前面的强壮的黑衣人便率先请求道。单单是看那一脸的肥肉随着走路不断地摇晃,就一阵恶心。



“不,第一场还是由慕容青禾去吧。”萧天微笑着淡淡地看了一眼那胖子,便对他后面的稍微瘦一些的青年说道。慕容青禾是一级剑圣,而那胖子却是二级剑圣,第一场比赛,多数是为发探对方的底子,作为一级剑圣的慕容青禾,自然应当是第一个出卖。



慕容青禾,一张平凡的脸,套上黑衣的衣服,看不出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只是皮肤比较白而已。慕容青禾应了一声,缓缓向广场中心走去。



“宗主……”刘云这边,成杰正要说话,却被刘云挡了回去。刘云淡淡地笑了笑,对旁边的方禾笑了笑道。“方禾贤侄,这第一场恐怕就得交给你了。”



“没问题,宗主,能为宗内效力,是我一生的心愿!”方禾大声说道。桌子的另一边的萧天自然也听得到,只是听到方禾如此说话,也只是冷冷的笑了笑,并未放在心上。



刘云微笑着,点了点头。方禾便恭敬的行了个礼,便径直朝广场走去。



“父亲,那就是打伤我的弟兄的人之一。”看着方禾的背影,萧彦綦赶紧将头凑到萧天的耳旁,轻声说道。



“哦?你说的可是真的?”萧天眉头一皱,怒道。



“千真万确,依那天的情形来看,他并非流云剑宗的人。”萧彦綦赶紧说道。



“知道了。”萧天沉声应道,便将头转了过去,盯着还盯着方禾背影的刘云。正欲说话,却看到刘云微微笑了笑,平和地说道。“这便是我的弟子,前几天刚从外面回来,不知是贤侄,还将贤侄打伤,实在是让刘某很是挂念啊。等这比武全部结束,刘某定当带着他们一一向你们道歉。”



“呃……”萧天本来是想问问方禾究竟是不是流云剑宗的人,没想到刘云早就猜透了他的想法。萧天只得勉强地笑了笑,还对旁边的萧彦綦投去一个不满的眼神。赶紧端起桌上的茶杯,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却不想那茶太烫,差点被呛着了。



看着萧天略微有些紧张地样子,刘云也只是淡淡一笑,旋即将注意力放到了广场之上。



广场上,方禾和慕容青禾两人对立而站,相距不过五米远而已。看上去倒还有些滑稽,慕容青禾皮肤很白,却穿了一身漆黑的衣服,倒也更显得白净。而方禾的皮肤去比较黑,而那一身雪白的衣服,更是让众人觉得方禾黑了许多。



“开始!”程叔半眯着双眼,负手而立,对着广场之上大吼一声,嘶哑的声音顿时响彻在整个广场之上。紧随其后的便是一阵雷鸣般的鼓声。



咚……咚…………



方禾和慕容青禾静静地站在广场之中,突然一阵风刮过。两的衣服瞬间暴涨起来,呼呼作响。就在一刻,两人几乎同时动了。



慕容青禾手中的剑瞬间出鞘,将剑鞘高高地抛向天空,淡蓝色的剑气陡然而出,将衣服涨得鼓鼓的,突然泄气,剑锋猛然一转,带着螺旋型的剑势向方禾的咽喉刺来。



而方禾却是淡然一笑,不退反进,灭天剑瞬间出现在手中。挥手一晃,带着无与伦比的厚重感,直直劈斩而下。



慕容青禾的速度不可谓不快,银白色的长剑如同银蛇一般,在出手的瞬间便变得虚幻起来,居然没带起半点风声。然而方禾的速度也不慢,在死亡沙漠中的历练在此时就完全体现出来。



看似方禾已经无法抵挡慕容青禾的招式,因为五米的距离,再除去一柄剑的长度,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然而,就在银色长剑出手的那一刻,灭天剑依然如同快刀斩乱麻一般,狠狠地向前面劈下。



叮!



灭天剑正好劈在了银色长剑的剑尖上,顿时冒起一股火花。慕容青禾只觉得手中的一麻,银色长剑也是一弯,仿佛就要被折断了一般。由不得,赶紧抽身而退。而方禾却是冷哼一声,身形骤然加速,追了上去。



原本靠在椅背上的郝天诚听到这一声脆响,不由得赶紧直起身来,半眯着眼睛,望着广场中快速闪动的两条身影。其他人也一样,瞬间就被广场之中,两名年轻人的攻势所吸引住了。



在第一招上,方禾明显是占据了上风,他自然不会轻易放弃如此好的机会。看着厚重的灭天剑吆至而来,慕容青禾瞳孔紧缩,到现在为此,他的手劈都还一阵发麻,自然不敢再轻易出手,必需快步拉开两者的距离,待恢复后再行攻击。



广场之中,一退一进,一守一攻。淡蓝色的剑气不断飞扬,飘飘洒洒,火花四溅。百米宽的广场,在飞速后退中,慕容青禾很快便到了边沿。眼看再退下去,就会直接输掉,此时也顾不得手中的麻木感,身形突然停止,再翻身向方禾攻去。有了上次的经验,他自然不可能再直直地刺探而出。



银色长剑突然反向而行,向正在急速靠近的方禾斜斩而去!



呼……



淡蓝色的剑气在空中形成一道斜斜的剑刃,带起呼呼的风声,每移动一分,速度就快上一倍,只是眨眼间,便到了方禾身前。



一直逼进的方禾,眼看这道剑气形成的剑刃气流将至身上,突然身形一斜。淡蓝色的剑刃便擦肩而过,方禾只是觉得肩上传来一阵灼热,并无什么异样。灭天一转,自下而上。狠狠地向上提起。



呼……



慕容青禾此时手还未来得及收回,只能硬生生地将身体向旁边挪去。但灭天剑的速度太快了。还没来得及抽身而退,便觉得左手一痛,带起一阵血雾,整条手臂便如同剖开的鱼肚,鲜血如注。



而此时,慕容青禾抛出的剑鞘方才落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脆响。



“好凌厉的手段!”郝天诚暗叹一声,看着方禾手中的灭天剑此起彼落,毫不拖泥带水,双眼中,不自觉地变得有些灼热起来。可他哪里知道,方禾在死亡沙漠中经历的生生死死,这些都是与魔兽拼命时所留下来的。到现在为此,方禾的后肩上还有一条伤疤呢。



慕容青禾被灭天剑一剑剖开手臂,身体也应声而落。轰地一声砸在广场的边沿之上。但他却双眼愤怒地盯着一动不动的方禾,右手死死地扣在青石上,无论左手如何流血,都视而不见,有的,只是不让自己的身体落下广场。



方禾皱了皱眉,他怎么也没想到,慕容青禾会如此有恒心,淡淡一笑了笑,伸出左手,想拉起慕容青禾。可慕容青禾却冷哼一声,左脚在广场边沿狠狠地踏,身形暴起。右手一翻,随着左手一路飞洒的血雾,银色长剑突然出现在方禾的头顶之上,呼呼作响,眼看就要劈将下来。



看着凛冽的剑气在银色长剑上萦绕,周围的空气也瞬间变得扭曲起来,看样子,这也是慕容青禾的最后的击,所谓兔子急了都咬人,更何况狗急跳墙呢。所有人都将心提到嗓门儿上来了,如此一剑下去,即使方禾不被劈成两半,也将直接去面对死神。



呼呼……



“方禾!”大惊之下,刚刚出来观看比武的王昕等人都被眼前的这一幕给吓呆了。可比武有着比武的规定,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进入赛场进行干涉,否则即使被打死,也没人为你求情半分。



“方禾……”刘云也一阵心痛,沉声喊道,都紧张得站了起来,如此下去,将如何面对方禾的父母,以及他的朋友们?可看着旁边已经笑开了嘴的萧天,又一阵心痛,一阵心恨!



面对慕容青禾突然的反击,方禾似乎没有料到。听着头上突然传来的风声,方禾的瞳孔骤然收缩,危险感油然而生。凌厉的剑气带来的压力,吹得衣服呼呼作响,而这压力,也在一瞬间让方禾作出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