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剑译天下

没有斗气和魔法的世界里,杨炎意外的与神龙一族挂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前途艰难险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50】章突如其来的剑尊气息
章节列表
第【150】章突如其来的剑尊气息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朋友,多多订阅支持吧。谢谢了。

有花花的、贵宾的,也请多砸些过来,多谢多谢!



===============================================================



庞大的气流,瞬间抽干了周围的空气,所人都觉得如同天塌下来了一般。无与伦比的压力更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古朴长剑在空中陡然挥出,剑锋一转,金色光芒骤然四射,化作一道气势磅礴的剑气,直奔还在郁闷中的欧阳木而去!



呼呼……



金色剑气吹得周围的树叶呼呼作响,同一时间,欧阳木才意识到自己的愚蠢,慌忙提起自己的黑色长剑抵挡,可此时非彼时,剑王非剑圣。金色剑气如同流星赶月一般,一闪退逝,眨眼间便到了欧阳木的身前。



轰……



欧阳木刚刚将剑气调出身体之外,天空之中的那道剑气便已经狠狠地劈在了身上,顿时一团绚丽的剑气焰火,暴射开来,直冲云霄。仓促之间,欧阳木随着一声巨响,整个身体犹如一枝稻草,随风起舞,向树林中飞射而去。



天空中的那道人影也在下一刻直直落在地上,面色凝重地看着欧阳木飞射而出的方向。作为一名剑王,自然是没那么容易倒下。



“无名师傅?”借助于剑气暴射的那一瞬间,王炎终于看清了来人的模样,这不正是方月天吗?王炎也突然想起方月天的身份来,赶紧叫道。“方叔叔。”



方月天淡淡地向王炎点了点头,面色凝重的看着欧阳木抛飞的树林的方向,手中的古朴长剑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周围的人已经不敢再向前走,哪怕是一丝一毫,双脚颤颤,几欲先走。



呼……



欧阳木摔进树林中,狠狠在砸断了几棵树,这才停了下来,可全身上下,到处都是泥土,甚是狼狈。此时,一个翻身,忍着身上的剧痛,再次飞了出来,脸色阴沉的看着方月天。



“方月天,又是你!”欧阳木恶狠狠地瞪着方月天吼道。



“欧阳兄,你怎么总是这冥顽不理呢。”方月天将长剑斜指一边,淡淡地说道。“据我所知,你们为了杀王炎,已经花费了不少的人力财力吧。”听到这里,欧阳木的脸上,明显的抽搐了一下。方月天继续说道。“我就想不能了,是你们有错在先,居然还一次次找他人麻烦。真不知你们究竟安的什么心!”



“我们怎样,还轮不到你来说话!”欧阳木故作平静地说道。要知道,他的修为还赶不上欧阳飞鸿。更别提能够将方月天打败了。



“哦,那你今天想怎么样?”方月天戏谑地问道。虽然周围的人不少,但在方月天眼里,似乎还真不同当回事。而欧阳木,自然也是支撑不了多久。



“哼,留下王炎,我欧阳家可以继续和你们方家保持现有的关系,否则,就别怪我不讲情面。”眼前实力不如方月天,机警过人的欧阳木马上抓住经济这条路,帝国四大家族虽然暗地里争斗不断,但经济上的来往还是很频繁的。欧阳木此时也很郁闷,要是开始自己早早地解决掉王炎,哪里还有这么多事,哎……都怪自己太爱面子了。“大哥啊大哥,为什么总是在关键的时候有事呢。”欧阳木暗自叹道。



自从欧阳木离开流云剑宗时,就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欧阳家,告诉了欧阳火关于王炎的一切,可正当他们兄弟二人准备一起前来拦截王炎时,宋筌却找上门来了,还说什么关系到欧阳家的前途。欧阳火也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但也没有办法,只好忍气吞声地让欧阳木一个人带些虾兵蟹将前来打头阵。



“欧阳兄,何必把话说得这么绝呢。”一提到经济,方月天倒也的确愣了一下,但随即又笑了笑,说。“或许在五十年前说这话,我还真有点怕,但现在嘛,似乎没什么用啊。”



“你!”欧阳木双眼睁得大如斗,气愤道。“小的们,给我上!”



人多!欧阳木看着围得水泄不通的人,大声喝道。同时,身形陡转,长剑一挥,直奔方月天而来。



“你们自己小心了。”方月天感觉到欧阳木动的那一瞬间,赶紧向王炎他们说道。而感受到周围的人并不能真正地给王炎他们两人造成什么伤害,方月天淡然一笑,不退反进,直迎欧阳木而去!



长剑似魂,剑气如鸿。



欧阳木的速度不得不说快。眨眼间便与方月天碰到了一起。古朴长剑轻吟一声,剑气暴涨,用力一挥,只听得嗖的一声,周围的树叶滚滚而动。强劲的剑气劈头盖脸地向欧阳木攻去。



两剑相交,顿时发出绚丽的光芒,那一刻,仿若整个世界都随着剑气的扩散而静止。不单单是景物,似乎连心跳都没有例外。上次在沙漠中,由于相隔太远,虽然那黑衣人被方月天和嶙山打败而致死,却没有如此近感受强烈的震慑。



心跳如同打了强行针一般,瞬间加快,王炎心中的战意更显浓厚,提着柔云剑,缓缓转身,看着那已经如痴如醉的绿衣人,冰冷的寒光不停地从眼中划过!



“啊,杀,大家快动手!”人群中,不知是谁突然大喝一声,将所有人都叫醒过来。通过不断闪烁的剑气,他们终于看清了王炎眼中的战意,不,在他们看来,那是杀气。



汹涌的剑气,瞬间冲破王炎体内的防线,吹得衣服鼓鼓的。王炎沉喝一声,柔云剑瞬间提起,直指天际。一招横扫千军,陡然而出。卷起地上的残叶几枝,滚滚而去。



呼……



地面的尘土早已飞散而起,铺天盖地般向绿衣人卷去。绿衣人在这个时候也终于知道了刚刚的失神是多么的恐怖,人还未到,仅仅是滔天的剑气,就足以让所有人惊讶与恐惧。纷纷提出剑气前来抵挡,却也是为时已晚。



呼呼的剑气,带起漫天的尘土,早已让人睁不开眼睛,紧随其后的,便是身体一痛,活活被劈成两半,还来不及收起脸上的惊恐之色,就已命上黄泉了。



马夫这才被身后一片惨叫声惊醒,慌忙地转过身去,却见王炎身形不断闪烁,一道道深蓝色的剑气如同璀璨的焰火,不停燃烧,眨眼之间就带去许多条生命!马夫双眼精芒大放,手中的白色长剑应声一挥,紧随王炎身后,左攻右突。



王炎和马夫,一左一右,不断收割着恐怖而且是不得不冲刺的绿衣人,树林之中,枝叶乱飞,血雾弥漫,惨叫声更是连连不断。整个树林中,在这一刻,似乎变得诡异起来。



而别一边,欧阳木在方月天的攻击,节节败退,嘴角已经溢出一丝鲜血,恐怕受伤不轻。方月天却没有半点急于求成的样子,不紧不忙地一剑又一剑地压着欧阳木,让他没有丝毫喘气的机会。



欧阳木已经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双眼暴睁,惊讶地看着一脸淡定的方月天。



“方月天!”再次狠狠地劈出一剑,欧阳木身形暴退开来,双眼都冒火了一般,恶狠狠地瞪着方月天,喝道。



“怎么啦?欧阳兄?”方月天戏谑地看着欧阳木,慢慢说道。但古朴的剑上,剑气依旧如浪花一般,不断翻滚,他可不以为欧阳木不会从偷袭。



“别叫什么兄什么兄的,从你口中说出来的,我听着就恶心!”欧阳木长喘一口气,气喘吁吁地说道。“你今天到底想怎样?”



“欧阳兄啊,不是我想怎样,是你想怎样啊。”看着欧阳木一般的无奈,方月天强忍着笑意,故做严肃地说道。



“你……”欧阳木明知道方月天是在气自己,可眼前又没有办法。只能两眼一横,瞪阗方月天。



嗡……



就在这时,一声低沉的声音,如同魔兽般低沉吼叫,瞬间传遍整个大陆。所有人突然之间,仿佛心灵受到了震荡,全都有些呆滞地盯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那声音的方向,天空中已经变得了淡红色,红色越聚越浓,眨眼之间,便如同血液一般,快速滚动道。将周围的天空与星辰瞬间遮挡。留下的,只有震人心魂的血红。



方月天、欧阳木、王炎和马夫,纷纷觉得那声低沉的声音,如同响彻在自己的心灵之上,不由得整个身体为之一震。无边的压力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丹田之中,那原本紧凑的剑气旋,也在这一刻,变得暴虐起来。剑气横溢,不停地向丹田之外挤压。



剑气旋的速度也在瞬间加快,似乎一不小心,就会将丹田抽空。剑气随着天空中的红色逐渐变浓,也越转越快。其他人,虽然没有同样的感觉,但从那一声低吟声中,发觉自己似乎如同蚂蚁一般,显得无比的渺小。



“是谁又突破了?”方月天凝重地沉吟道。



“剑尊?谁又突破到了剑尊?”想起自己的大哥欧阳火在突破之时,也产生过这样的效果,欧阳木显得有惊恐却又有些惊喜,惊讶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