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剑译天下

没有斗气和魔法的世界里,杨炎意外的与神龙一族挂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前途艰难险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98】章黑衣人
章节列表
第【98】章黑衣人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所谓问苍青禾,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剧毒,此药无色无味,服用者不会感到任何不适。然而,一早服用过后,声音将会越变越苍老,直到后面不能说话。每月的十五晚上,全身经脉如刀割般疼痛,非一般人所能忍受。而一旦无法说话,那服用者的生命也将结束。一般服用此药的人,不会活过三十岁。”刘云深呼吸两口,摇了摇头,黯然说道。精光的眼神里,却闪烁着一缕缕忧伤。



三十岁?剑尊?这个比全蹬天还难的境界居然发生在眼前这名神秘的白衣女子身上。虽然不敢说后无来者,但绝对可以说是前无古人!



然而,此时此刻,没有人注意到这点,有的只是惊讶和忧伤,虽然不是自己,可王炎和王昕不禁同时为白衣女子感到无奈和难过。正值阳光的年纪,却要背负比别人多上好多倍的压力,却要承受别人所不能承受的痛苦。



王炎,也总算是明白了,之前白衣女子毫无征兆地对自己下手也有她的痛苦和无奈,要是换作自己,说不定会作出比此更绝的事情。无奈地叹了叹气,深深地注视着白衣女子。



“刘云药仙,那我家小姐的病还可以治吗?”见所有人都保持沉默,好久,一旁的嶙山面色复杂,小声问道。



这正是所有人想知道的答案,就在嶙山刚一问完,所有人全都注视着一直沉默的刘云。



“哎……”刘云缓缓地望了望周围一张张渴望的面孔,低叹一声,沉声说道。“我没有把握。”



“那就是有办法咯?”王昕眼睛一亮,赶紧说道,将所有人的思绪拉了回来。



刘云轻轻地点了点头,看着白衣女子,轻声说道。“有办法,但我没有把握,不知你愿意试试不?”



“刘云药仙,我既然前来找您,自有我的打算,您只管医,出了问题,一概不用你负责,而且你需要价格,只管说。”白衣女子淡淡一笑,平静地说道。一字一音之间,没有丝毫的悲伤之感。



“嗯,那好!”刘云重重地点了点头,沉声说道。“那请你跟我来。”说着勉强地笑了笑,指了指后面的大帐篷。



王炎和王昕自然不会反对,此刻有的只有能让给她的就让给她,比起白衣女子来,自己无疑过得好了很多,还有什么可争的呢?



留下王炎等人满脸的茫然和担心,白衣女子跟随着刘云进了帐篷。



帐篷之中,白衣女子终于取下了那块红布,呈现而出的娇容,并没有妨碍刘云为她检查病情。刘云只是轻微地愣了一下,随即淡淡一笑,开始检查起来。



先是咽喉,说话的关键。然后是脑部经脉,以及全身的血液。



时间一分一秒缓缓而过,随着检查地不断进行,刘云的脸色如同外面的天空一般,慢慢变得昏暗起来,满脸愁容。而紧闭双眼的白衣女子却是全然不知。



“哎。”检查完毕后,刘云沉沉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坐在一旁,双眼微眯,开始思索起来。



听到刘云那沉重的叹息声,白衣女子缓缓睁开双眼,没有失望,没有希望,因为她已经不知经历过多少这样的情境,早已没有什么希望,更没有什么可失望的。瞧见刘云阴沉的面孔,白衣女子只是淡淡一笑,有些惆怅地望了望帐篷顶。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天空已经布满了星光,闪闪烁烁,如一只只眼睛,不停地眺望苍穹。帐篷里面,刘云突然睁开眼睛,一抹喜悦之情瞬间划过脸庞。



“有了,我想到一个办法,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可以成功。”刘云突然站起来,激动地说道。



“真的吗?”这次,白衣女子再也忍不住了,失声说道。多少次,多少次失望早已让她没有希望,多少次,在无数双眼睛中,总是出现的失望。多少次,没有听到过百分之三十以上的数字……而眼前的刘云,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四岁的模样,却如太阳一般,瞬间照亮了她心中的希望,给了她温暖,哪怕最后依旧是失望,是失败,此时的世界终于不再是灰色。



“嗯,不过,只要你配合得好,说不定这个数字还能上升一些。”刘云重重地点了点头,兴奋地说道。



终于,白衣女子早已没有泪水的双眼如绝堤之不,奔流而出。带着低沉的抽搐声,久久回落在帐篷之中。



“先别激动,哭泣对你来说,不是件好事。先休息一晚,待我恢复好精神力,我们明天就开始吧。”刘云淡淡一笑,说道。



那一夜,白衣女子回到小帐篷之中,睡得异常地香,好像从小到大,从来没有那夜睡得安稳,睡得香甜。



第二天,天刚刚亮,白衣女子便出了帐篷,只是再也没有往日的红布,让那令人如痴如醉的娇容彰显在众人面前。



而刘云却是一直呆在帐篷中,王炎站在一旁,仔细地看着刘云的任何一个动作。没错,刘云现在正在炼制药丹。



各色各样的药材被刘云不断地丢进手掌中的那个调整旋即的剑气圆球中,不时地发出滋滋地声响,飘出阵阵清香。每拿出一种药材,刘云便细心为王炎讲解其药性,功能以及炼制时需要注意的地方,倒是让王炎学了不少。



帐篷外面,白衣女子不停在漫步在黄沙之上,每一次大帐篷中飘出一缕香味,白衣女子便抬头看着,仔细地感受着。而嶙山等人,更是一脸严肃地盯着大帐篷,谁也不曾发出任何声响。



三个时辰过后,刘云满脸疲惫,却带着些笑容,带着王炎,终于从大帐篷中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可爱的玉瓶。



“刘云药仙……”看到刘云终于出来了,白衣女子赶紧迎了上去,轻声叫道。嶙山也是快步走了过来,显得激动而担心。



“呵呵。”刘云淡淡一笑,将玉瓶递给白衣女子,平静地说道。“这次非常顺利,里面有三粒药丹,你每三天服用一粒,现在放开你的心神,我给你一些练习方法。”



白衣女子接过玉瓶,赶紧放开心神,突然感觉到一股气流串入脑海之中,瞬间就多了些信息。还没来得反应,刘去的声音再次响起。



“每次服完药丹后,按照这个方法进行练习,练习的时间越久,对你的好处就越大。”



白衣女子赶紧行礼谢道。“多谢刘云药仙,我现在可以先服一粒吗?”



“当然。”刘云半眯着眼睛,微微笑道。



白衣女子马上席地而坐,手指一弹,一粒银白色的药丹,瞬间从玉瓶中飞射而出,散发出淡淡白光,散发着幽幽清香,刺激着在场每个人的神经。



白衣女子刚一坐下,另一只手微微向前一伸,便接住了正在快速落下的药丹。白皙的手微微一收,药丹便没入粉红的嘴唇之中。



清凉过处,白衣女子顿时觉得全身变得无比清凉,身体更是如羽毛一般,瞬间变得轻飘飘的,仿佛随时都会被风吹走一般。片刻过后,药丹便全部融化。白衣女子马上按照刘云的方法,调用剑气由全身起出,然后慢慢从咽喉处没入,最后用力汇聚在声带处,不停地用力挤压,直到自己不能承受为止。



红色光芒不断从白衣女子的身体飘出,最后又慢慢化作一丝丝淡淡的光线,没入咽喉,跟随着时间的流逝,一遍又一遍……



白衣女子还真不是一般地强,第一次居然一直练习到天黑,方才慢慢睁开眼睛,可现在周围已经落下一层厚厚地黑色液体,发出一阵了恶臭。白衣女子突然呀的一声叫起,身体也瞬间弹起,身体更是一阵发麻。



没想到自己居然排出了那么多毒素,白衣女子落地的一瞬间,方才发现,自己刚刚的那一声不经意的叫声却和以往大不相同,虽然依旧嘶哑,但却少了几分苍老。旁边一直注视着她的刘云、嶙山等人也不禁大咽口水,脸上无不洋溢着激动兴奋的笑容。



第三天,白衣女子再次服用了一粒药丹后,再经过练习,声音已经没有苍老的感觉,甚至连嘶哑都少了一些。白衣女子真不知怎样谢谢刘云,如果不是刘云,恐怕再过两年,她就只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这天,刘云再次回到帐篷中,给白衣女子药制药丹时,突然感觉到空中出现了一丝能量波动,不由得加快了炼制的速度,以最快的手法炼制出一粒药丹来,身体一闪,便立于虚空之中。



而还处于修炼之中的白衣女子也是轻轻皱了皱眉,迅速传音给嶙山。“嶙山叔,附近有陌生人!”



嶙山接到传音,也如刘云一样,身体一闪,化作一道光芒,出现在天空之中,精神力迅速放开,将方圆几十里全部笼罩下来。



直到精神力的边沿,一个黑影幽然出现在感应之中,转眨间便出了精神力的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