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剑译天下

没有斗气和魔法的世界里,杨炎意外的与神龙一族挂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前途艰难险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97】章问苍青禾
章节列表
第【97】章问苍青禾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飘渺的声音响过之后,只留下呆在原地刘云,以及一脸的茫然。



“炎儿?”刘云缓缓坐在旁边的石头上,双眉紧锁,思索起来。“炎儿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他现在遇到什么麻烦了?为什么会出现在死亡沙漠……”



一连串的问题已经让刘云越来越着急,恨不得马上赶到死亡沙漠。可作为一家之主,不得不先回家一次,也好交待交待事情。



刘云处理事情倒也较快,而对于王炎这个相当于要来的徒弟,还是比较在意的。处理好一切,整装出发,经全速飞行,正式前往死亡沙漠。



而王炎和王昕却一自己搭了个帐篷,开始休息起来,休息好了,再练习练习,不管那白衣女子问些什么,两人都假装没听见一般,有了上次的惊险,白衣女子倒也显得有些拘束,不敢轻易发怒。即使如果,在王炎的心里,白衣女子和一个魔鬼基本上差不多了。



“哥,刘云药仙真的会来么?”帐篷里,王昕看了看半躺着的王炎,略微有些担心的问道。



“会,不过应该还有两天才能到吧。”王炎淡淡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欣然说道。在青莲山上的两年,刘云就如同自己的父亲一般,照顾自己。在王炎心里,自然有着很深的亲情,然而此时,却异常想念,怪不得马上就见到刘云。



“也不知老师现在过得好不吗?”王炎双眼有些呆滞地盯着帐篷顶,喃喃道。



“哥,刘云药仙真的收你做了徒弟的吗?”王昕眨了眨眼睛,如一弘秋水,娇声问道。眼里却也带着浓厚的崇敬和羡慕。



“嗯,不过我和老师只在一起呆了两年,那个时候我才四岁。”王炎轻笑道。漆黑的眸子里。精芒闪逝。



“王炎,刘云药仙真的会来吗?”正当王炎想要睡觉时,帐篷外面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嶙山正站在帐篷外,略低着头。经过一天的接触,嶙山等人自然了对王炎他们有些了解,然而更多的却是崇拜,如此年纪,便有了和白衣女子对拼的能力,怎能不让人惊叹。



“嶙山叔,放心,我已经用一种特殊的方法通知刘云药仙了,大概还有两天就能到吧。”王炎平静地说道,而对于嶙山,王炎从心底来说,都还是比较喜欢的,既没有白衣女子那般高傲,又没有倚老卖老那种伎俩。



“哦,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嶙山勉强地笑了笑,说着便转头回去,刚走两步,又突然转身回来,笑道。“我们这里还有许多的食物,如果需要尽管说一声,我们给你们送来就可以了。”



“多谢嶙山叔,我们这里还有,需要时再说吧。”王炎未带着任何情绪,平淡地说道。倒不是不想出去和其他和说话,而是不想看到白衣女子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嶙山没有再说话,而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而白衣女子的马车被损坏,她也只能坐在外面,要不王炎他们心好,送了最后的一顶小帐篷,恐怕晚上都得以地为床,以天为被了。不过即使如此,白衣女子整天都被那块可恶的红布盖着头部,也不知她哪里就见不得人了。不过还好,嶙山脸上的那块布是被取了下来,也让王炎他们心里有那么一丝平衡。



帐篷里,王炎和王昕,两人都盘脚而坐,双手放于膝盖之上,掌心向内,开始练习起精神力来。重要的是,王炎刚刚突破到剑圣,还没掌握剑圣级别的力量和窍门,不断的练习和巩固自然必不可少。



一圈圈绿色光芒不断从王昕的身体中闪耀出来,又慢慢收回体内,一次又一次……而别一边,蓝色气流如空气一般,在王炎身体周围时放时收,不断循环。白色光芒更是肆意在蓝色气流中游动,发出滋滋地声响。



两种不同颜色的光芒时而交织在一起,里面自然避开,整个帐篷里,被渲染得五彩缤纷,好不美丽。



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只要一有时间,王炎和王昕,总勉不了在帐篷里练习,偶尔才出一下帐篷。



终于,第三天的下午,正在练习中的王炎,突然心里出现一阵莫名的激动,缓缓睁开双眼,望了望帐篷顶,轻轻拍去身上的灰尘,低头走出了帐篷。



“难道是老师来了?”莫名的激动已经让王炎有种想要喊出来的冲动,走出帐篷的王炎,喃喃细语,四处张望,寻觅着刘云的踪影。



片刻过后,盖着红布的白衣女子也从小帐篷里钻了出来,头微微扬起,似乎同样在寻找着什么。眼见白衣女子出了帐篷周围的,包括嶙山在内,全都打起精神,注视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炎儿……”高空中,突然一阵波动,一个久违的声音终于响在了天际,远远地传递而来。



“老师……”声音是那般熟悉,王炎此刻真有想要哭泣的冲动,可作为男孩子的他,还是忍住了,深呼吸几口,望着天空,大声叫道。



王炎的声音刚刚喊出,众人便觉得眼前一晃,一个人影便出现在王炎的前面。来人正是刘云,经过两天多的赶路,终于到了死亡沙漠。刚健的身躯直直地站立在众人眼前,脸如刀屑,无不彰显出男人的威严。一身白色袍子,略微显得有些松散,想必是赶路太急,来不及整理。



“炎儿?”刘云落地的那一瞬间,便看清了期待已久,双眼有些迷离的王炎,赶紧上前,半跪着抱住王炎,轻声叫道。



“老师!”王炎自然激动,狠狠地抱着刘云的臂膀。



“炎儿,你没事吧?”片刻过后,刘云将王炎推出怀抱,仔细地上下打量着王炎,关切地问道,随即转过头去,瞪着嶙山等人,大声喝道。“你们想怎么样?”



“我们?”突如其来的吼声,着实让嶙山愣住了,一脸无辜的看着刘云,不知说什么是好。



“老师,是他们要找你。”发现刘云误会了,王炎赶紧解释道,还用手极不情愿地指了指白衣女子。



“找我?”回头看了看王炎,不解地说道,旋即又转过头去。可这一看,却发现自己完全看不透白衣女子的修为,不由得心里了阵发凉,正打算问上一问,白衣女子却是先开了口。



“刘云药仙,小女子有礼了。”白衣女子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身体微微一低,行礼道。



“你……”如此声音,居然还称自己为小女子,难道出了什么事?或者另有隐情?刘云缓缓站起身来,疑惑地看着白衣女子,以及旁边的嶙山等人,这一瞧才发现,除了嶙山是和自己差不多,另外还有五名剑圣其他全是五级剑师以上,如何庞大的队伍,放到哪里,都会惊艳群芳。



“刘云药仙,小女子听说您的医术很是了得,特地前来拜访,还望刘云药仙帮帮忙。”白衣女子优雅地说道,头更是微微低了低,显得很是礼貌。



“哦,什么忙。”刘云淡淡一笑,说道。



“你也听到了,小女子这声音……”白衣女子顿了顿,这才缓缓说道,红布下的面孔更是变得有些绯红,还有些羞惭。



“果然。”王炎一听,暗自叹道,如此美丽的女子,怎么可能是这种苍老的声音,也难怪之前叫她姐姐,她会如此大发雷霆。而王昕虽然没像王炎那般,无意间看到过白衣女子的面容,但从她的手上可以看出,白衣女子的年龄并不会有多大。



“哦?还请细细道来。”作为一个医者,刘云自然对那些奇怪的病大感兴趣,眉头挑了挑,赶紧说道。



白衣女子没有再说话,而是向刘云传音过去,说明了一切,不过,家丑不可外传,自然也是可以理解的。



原来白衣女子在年幼时不小心被仇人所劫,被服下了一种奇怪的毒药。虽然被家人救了回去,但毒药已经发作,无力回天。自那以后,白衣女子的声音便开始慢慢变得难听起来,到现在已经苍老得不能再苍老了。由于声音变得难听,所以周围的人全都笑她,由此才有了她那令人止步的修为和冷漠的脾气。虽然一直四处寻医,但都未曾有什么效果,后来听说了刘云的医术很是了得,所以才有此次的行动。



“难道是……问苍青禾?”刘云一听,不禁为之一惊,心里不由得大惊失色,后面的四个字已经说得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得清楚了。



“问苍青禾?”虽然其他人未能听到刘云最后的四个字说的是什么,但又怎能逃过一直处于谨慎状态下的白衣女子的观察。白衣女子也是眉头一皱,虽然不知道问苍青禾到底是什么样毒药,但却从刘云那严肃而忧郁的面孔中得到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