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剑译天下

没有斗气和魔法的世界里,杨炎意外的与神龙一族挂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前途艰难险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76】章大难不死
章节列表
第【76】章大难不死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以往调皮而可爱的王昕,此时却是双眼通红,眼中除了不断涌出的泪水,便只有遗憾和后悔。痴痴地望着死一般的寂静的山顶,心里全是王炎的影子。想起第一次在食堂里戏谑王炎;想起第一次在擂赛场气数王炎,想起第一次与王炎上阵杀敌,想起第一次与王炎一起经受非人的折磨……



“我要去找他!”瞬间放开周天的衣袖,王昕拔腿就向小山跑去。还好前面一点的秦霄反应过来,一把拽往了她。



“不要冲动!”秦霄同样没了往日嘻嘻哈哈的笑脸,满眼愧疚地望着山顶,哽咽地说道。其实他又何尝不难过,何尝不想马上就去寻找王炎的踪迹。要不是王炎当初想救,秦霄早就在地府里转了好几圈了。而如今自己的老大没了音讯,这做小弟的又怎能过得安心?



“来,先喝点水!”周天拿出一壶水,递给王昕,深呼吸一口气,轻声说道。



王昕却没有理会周天,依旧要去山顶的模样。



“大家先喝点水,休息一下,然后一起去找王炎。”和周天对视一下,方禾也低着头说道。



“我不喝,我不喝,我要去找王炎!”王昕一把推开周天递过来的水壶,大声吼道。



“那好吧,我们走吧。”叹了口气,收起水壶,率先向前走去。虽然不愿相信自己的猜测,可依旧忍不住要去寻找,哪怕只有那么一丝小得可以不计的希望,也不愿放弃!



不放弃,也正是周天从王炎身上学来的。



看着周天走了,王昕赶紧抹去眼角的泪痕,跟了过去。



四人一字形排开,缓缓向小山走去。……



时至中午,炽热的阳光当头射下,透过时而飞扬的尘土,闪烁出一个个小小的五颜六色的小光圈。被魔兽群践踏过的森林,矮小的树木和小草损失过半,一片狼藉。彰显寂静的森林却如冰窖一般,众人无不打了个寒颤。



四人紧紧地靠在一起,小心翼翼地搜寻着王炎的踪迹,唯恐惊动了似乎在安睡的魔兽。



“啊……你们看?”生性细腻的王昕突然停了下来,惊讶地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叫道。当声音出口时,才发现自己叫得太大声,又赶紧捂起嘴来。



顺着王昕手指的方向,众人发现,那棵树上留着一丝血迹,而且还有被踏过的痕迹。都不禁心里一紧。缓缓走了过去。



“这一定是王炎留下的。”仔细看了看,周天皱着眉头说道。说着又指了指十米开外的一棵树说道。“你们看,那棵树上也有。”



众人跟着树上留下的痕迹一直寻找下去,可就是没找到王炎的身影。他们哪里知道,此时的王炎早已不在这片森林里了。



“前面没路了。”小心地探出头,看了一眼悬崖,方禾无奈地说道。随即又指了指地上,说道。“你们看,这周围全是魔兽的脚印,想必魔兽在这里停留了很久,然后再向四面八方散了。”



“方禾说得没错,相信王炎就在这附近。”周天看了看地上,略微思索后,点头应道。



“老大,你在哪里啊?”看着满地的脚印,秦霄突然双腿跪在地上,哭丧道。炽热的泪水顺着脸庞滑落,掉在地上,溅起一朵朵小小的水花,旋即消失不见。



“唔……”看着秦霄哭了,王昕终于也忍不住哭了起来,虽然他不像秦霄那样哭得昏天暗地,但此时的样子也是狼狈不堪。而方禾则是默默地望着悬崖之下。



“好了!”周天突然吼道,虽然极力压制了力气,可语气中的愤怒丝毫不减,看了看秦霄和王昕,道。“你们干什么?王炎还没死你们就这样,要是让王炎看到了,他会怎么想!”



“啊?老大(王炎)没死?!”听到周天的话,秦霄和王昕几乎同时停止了哭泣,疑惑地望着周天问道。



“当然,我也是凭直觉。”无奈地叹了叹气,周天说道。



“啊……你……”感觉自己上当受骗了,王昕说着又要哭了。



“你们说……”望着悬崖下的方禾突然沉沉地说道。“你们说,王炎会不会……”没有说完,只是用略微颤抖的右手指了指悬崖下面。



终于,方禾说出了其他人都不敢说的话来。他们有谁愿意相信王炎会掉下山去,可这里根本就没有过多的鲜血,不像是魔兽在这里吞噬过食物,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



“走吧,我们下去……”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眼泪不要掉下来,周天轻叹道。



--------------------------------



“我……我这是怎么了……我死了吗?”一片白茫之中,一个人影轻轻地挪了挪,却没有移动,喃喃说道。



从悬崖上掉下来,王炎并没有死,而是掉落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周围一片晶亮,全是寒冰。寒冰冒着白雾,一片朦胧,将视线阻挡在二十米以内。



突然身下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四脚朝天躺着的王炎咧着嘴赶紧释放出精神力去探测。一测不知道,测了吓一跳。由于身处寒冰之中,所以身上许多的经脉都已被冻住,只能靠着精神力查探。当精神力包裹住身体时,王炎不禁嘴角大张,惊讶地感受着身下的一切。



一块锋利的冰块已经从丹田之下,深深地插入自己的身体。冰块周围已经全部被冻结。连血液都停止了流动。如果不是这冰,恐怕王炎早就血尽人亡了。可尖硬的冰块却没有穿透丹田,就像在到了丹田就被一层无形的膜给挡住了一般,无论怎么用力,都不能前进半分。



惊讶的同时,张开的嘴唇已经鲜血如注,不断地从下巴流下,转眼间又被冻成了血冰柱,看上去倒也显得生艳动人。



突然,王炎的身体没来由地一颤,紧接着,王炎感觉自己就像掉入了冰窖一般,浑身冰冷无比,甚至连血液都全部被冻结了一般。



冷,无边的冷!



王炎感觉到体内,除了丹田中的剑气旋还在缓慢地旋转,其他地方全部都凝结了一般。浑身的骨骼再次凝聚,完全被冰雕所代替,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这……这是哪里?他们都还好吗?”终于有了疼痛的感觉,沙哑的声音缓缓从王炎的嘴唇中挤出。



自己明明就是从森林边沿的一座小山顶上跳下来的,本来下面应该是沙漠才对,可怎么变成了寒冰之地。一个炽热无比,一个寒冷入骨,完全相反的两个极端怎么会碰在一起?



用力睁了睁眼睛,眼前完全一片雾气,冰冷的雾气,笼罩着眼睛,根本就看不到什么。“难道这是传说中的仙境?”随即又轻轻摇了摇头,放弃这可笑的想法。



想要起来,却被冰块冻住了,而且还有一截冰插在体内。可如果不动,难道就得在这里活活被饿死?



--------------



不知不觉中,外面已经黑了。周天四人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缓缓在山崖边沿上走着。慢慢地,伸手不见五指。四人轻轻地坐了下来。



天空只有厚重的云,始终见不到星星。但还是有什么在众人的心头一亮一亮地闪烁,“那一定是他的眼睛。”望了望阴沉的天空,王昕暗自想道。



此时,月亮被云层遮蔽,天空也是变得阴霾了许多。可因为还有希望,王昕也始终感觉生活还是明亮温暖。



略微整了整狼狈不堪的衣裳,王昕突然开口了。“我饿了……”



从猜测王炎掉下了悬崖的那一刻起,王昕就再也没说过话,有的只是静静的寻找,努力的寻找。此时破天荒地说了一句话,众人都觉得心里舒服了许多。虽然王昕在几人中也算是普通的朋友,可周天三人依旧担心王昕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听到王昕的说话,周天赶紧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些干粮,放到王昕面前。而秦霄和方禾也同样利索,都拿出一些东西,放在地上。



王昕没有看周天他们,而是盯着地上的一大堆东西发起呆来,许久才拿起一块小小的面包吃了起来。



看着王昕默默地吃着面包,周天、秦霄和方禾也纷纷拿起一些东西吃了起来。可此时却觉得眼前的食物是那般无味,嚼在嘴里,跟木屑没什么区别。轻轻的嚼咬声,和着周围的寂静,轻轻飘向远方,消失在黑夜里。



--------------



而王炎所处的地方,根本就没有白天黑夜之分,通体一片光明,还有些刺眼。努力压制着浑身的痛楚,王炎极力运转起所剩无几的剑气,和着残留下来的一丝精神力,开始熔化着身下的冰块。



“啊……”冰块慢慢熔化,眼看越来越少,可随之产生的痛苦更是成倍增加。王炎不禁颤抖起来,痛苦地呻吟起来。



王炎身下已经血流成河,钻心的疼痛更是丝毫不减,眼看越来越虚弱。突然之间,一声低沉有力的声音自王炎身上散出,迅速扩散开来,响遍整片沙漠。



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