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剑译天下

没有斗气和魔法的世界里,杨炎意外的与神龙一族挂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前途艰难险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70】章城主之死
章节列表
第【70】章城主之死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空气突然变得暴虐起来,卷起一阵阵黄沙,显得极为诡异。天空也再次被压低了许多,所有人都感觉到异常压抑,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汤程大人。”躺在地上的王炎,吞了一口血,吃力地说道。“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尊贵的城主大人一个时辰前被人暗杀了,我有人举报是你们所为,当然得抓回去问罪!”汤程再次冷哼一声,沉声道。



“什么,他们杀了城主大人?天呐,扰沙城完了。”



“怎么可能,他们看上去也不过十二三岁,怎么可能杀得了城主大人。”



“城主大人不是……”



周围的人如灶台上的蚂蚁,一下子变得狂乱起来,顿时闹得沸沸扬扬。



“什么?咳咳……”王炎一激动,顿时被一口血液呛住,忍不住咳了起来,吃力地说道。“城主大人出事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咳……”



“我们刚刚才到扰沙城,连城主大人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杀了他?!”不远处的秦霄大声吼了起来,虽然看到王炎还活着,可此时已经满身上血,看上去跟一个废人差不了多少,秦霄等人心里无比难过。



“谁又能证明你们是刚入扰沙城?!”汤程戏谑地看了一眼秦霄,阴笑道。



“那你怎么证明我们不是刚入扰沙城?”方禾也愤愤不平地说道。



“这我不管,反正你们今天得跟我们走!”汤程漠然道,突然大吼一声。“还不带走!”



周围剩下的士兵赶紧围了上来,将王炎押起,跟在汤程后面,向城的中央方向走去……



一间昏暗的石墙房间里,墙壁四周,挂着各种各样的刑器。有的发着幽灵般的寒光,有的上面已经布满了一层深红色的铁锈,似乎是刚刚用过,留下来的血迹一般,让人触目惊心。



“小子,还不承认是吗?”房间中央,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松散地坐在一张红木椅上,端起旁边桌子上的茶杯,轻轻地抿上一口,缓缓放下,指尖轻轻地在桌子上敲打着,戏谑地看着绑在前面的五位少年。此人正是人们口中的吕蒙,扰沙城的执法官。汤程恭敬地站在旁边,手中黑色的长鞭直直地垂至地上,显得极为诡异。



王炎他们五人全部被绑了起来,粗大的绳子如利刃般已经深深陷入他们的肉中,绳子上已经被染得通红,偶尔还滴几滴血来,掉落在地上,发出幽灵般的声音,显得非常恐怖。搭拉着脑袋,沉沉地垂在肩上,扭曲的面孔无不显出他们此时所承受的痛苦。无神的眼中尽是无奈与不甘,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居然这般没有王法。在这里已经被绑了三天了,三天中,时时刻刻承受着严刑拷打,更是滴水未进,王昕都昏了好几次了。



“我……我说过,城主大人,不……不是我们杀的!”王炎吞了一口鲜血,吃力地抬走头来,干涸得发白的嘴唇轻轻张了张,发出嘶哑的声音。



“哈哈。”吕蒙阴笑一声,戏谑道。“我最喜欢不承认的人了。哈哈,相信过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求着告诉我!”阴冷的笑声在房间内久久地回荡着,犹如是发自灵魂,王炎他们都恐惧地看着吕蒙,不禁打了个寒颤。



吕蒙再次抿了抿茶水,缓缓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扭了扭肚子,一把抢过汤程手中的长鞭,狠狠地甩了几下,顿时发出啪啪地声响,冰冷的眼神看了看王炎他们,缓缓走了过去。



“大人,大人。”正当吕蒙快要接近王炎时,外面响起了叫喊声,吕蒙皱了皱眉头,心想“在我执法时,没有谁敢打扰,怎么这小兵这般放肆,难道又发生什么事了?”旋即转过身去,向汤程抛了个眼神,汤程便恭敬地向楼梯口走去。



片刻后,汤程神色沉重地再次从楼梯口走了下来,赶紧走到吕蒙旁,小声说了几句,吕蒙顿时脸色大变,丢下手中的长鞭,整了整衣服,向外面走去。汤程看了看王炎他们一眼,随即跟了上去。



城主府中,一位中年男子正坐在大厅之中,光滑的脸孔平滑如镜,长长的头发直披肩上,灰色的袍子笼罩着全身,双眼微微半眯,眉头紧锁,脸色沉重地望着门口。忽然看到两道人影走了进来,脸色也稍微好了一些。



“大人,什么时候把您给吹来了啊,小的有失远迎,还请大人谅解。”来人正是吕蒙和汤程,吕蒙一进门便双手合一,拱在胸前,一脸笑意地行礼说道。身后的汤程更是将身子弯成了九十度,恭敬地行着礼。



灰袍男子随意地甩了甩衣袖,面色凝重地说道。“我听说城主大人在前几天遭遇不幸,前来看看。”



“多谢大人关心!没想到城主大人一心只为百姓着想,到头来却遭到如此……”吕蒙说着,装腔作势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后面的话也随之而停。



“是啊,想想我和城主也算是多年的好朋友了,没想到他居然就这样去了。看来这扰沙城不太平啊。”灰袍男子盯着吕蒙,略显疑惑地说道。突然话峰一转,双眼更是亮了起来,皱着眉头问道。“听说你们已经找到刺杀城主的凶手了?”



“小的不才,不过的确是抓到几个凶手,现在还在审问中,不过他们已经招了。”吕蒙暗自捏了一把冷汗,不知道这灰袍男子到底要做什么。



“哦,带我去看看他们。”灰袍男子突然起身说道。面色凝重地看着吕蒙,等着他带路。



“这,这不好吧,大人,这些小事,让我们这些小的处理就行了,大人多远方而来,我先安排为大人接风洗尘才是啊。”吕蒙心里咯噔一了下,赶紧说道,随即转过身去,准备吩咐汤程去安排。



“不用了!”灰袍男子冷哼一声,衣袖一甩,沉声道。“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行刺城主大人,还不带路?!”



此时吕蒙额山已经冒汗了,低头应了一声,赶紧向门口走去。心中却是如江海般,波涛汹涌。



很快,在吕蒙的带领下,三人拐了几个弯,来到一片重兵把守的空旷的地方,前面几块硕大的石头颇是怪异,看着吕蒙等人前来,周围的士兵赶紧行礼相让。



“大人,到了。”轻轻抹去额上的汗珠,吕蒙做了一个请势,轻声说道。随即在石头上按了几下,一个四四方方的洞口慢慢呈现在众人面前。



吕蒙小心地看了看灰袍男子,率先走了进去。灰袍男子深吸一口气,也跟了上去。



下了十几步阶梯,三人再次来到那个阴暗的房间里。整个房间满是血腥的气味,靠着墙壁不远,五个少年被粗大的绳子绑在柱子上,垂拉着脑袋,整个血肉模糊,哪里还有一点人样。



“还不把他们叫醒?!”灰袍男子双眼显得极为痛苦,沉声吼道。



“是,是”吕蒙赶紧行礼道,向后面的汤程使了使眼神,汤程马上提出角落里的水桶,向王炎他们走去。



“你们就是这样叫醒的吗?!”灰袍男子愤怒地看着吕蒙,双手紧握,大声吼道。



吕蒙赶紧走向前去,正要拍上王炎的身体,却见王炎突然动了一下,缓缓抬起头来,着实把他吓了一跳。灰袍男子的吼声已经惊醒了王炎等人,王炎使劲眨了眨眼睛,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慢慢地,模糊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清晰,王炎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



“是你?”



灰袍男子抿着嘴唇,轻轻地点了点头,旋即瞪着吕蒙,吼道“还不快把他们放下来。”又指了指身后的汤程,吼道。“你!去准备一些饭菜,要最好的!快!”



吕蒙此时已经傻眼了,除了城主以外,他没有见过不有谁比这更凶的怒火,赶紧向前几步,一一放下了王炎他们。



王炎他们此时哪里还有什么力气,全都疲软在地上,触摸到伤口,整个身体再次颤抖起来。灰袍男子赶紧上前,双手一伸,一道道剑气瞬间没入王炎他们的身体。



剑气入体,众人都觉得好像是泡进了温泉一般,舒服得不禁发出一丝丝呻吟。王昕也随之睁开了朦胧的眼睛。看到灰袍男子,眼中无不充满着诧异。想要说什么,可见到灰袍男子向自己微微点了点头,也只好将到嘴边和话吞了下去。



“无名师傅,你怎么来了?”灰袍男子就是睿颢学院外面的无名铁匠铺的老板——无名。王炎略微觉得好些了,赶紧问道。



“我凑巧来这里办点事,没想到一来就听到你们也在这里,而且被抓了起来,所以就来看看你们。”无名苦涩地笑了笑,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