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剑译天下

没有斗气和魔法的世界里,杨炎意外的与神龙一族挂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前途艰难险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69】章莫名的罪名
章节列表
第【69】章莫名的罪名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远远看到,扰沙城上空完全是一片淡黄色,天空都显得低了许多,犹如一位披上淡黄色丝绸的少女,婉然地站立在天地之间。



经过几天的赶路,一行人原本疲倦的身体和精神顿时来了激情,都一一跳下马车,向着扰沙城的方向跑去。马夫也是淡淡一笑,手中的马鞭一扬,跟了上去。



时间在不经意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中,众人已经跑了一个时辰有余了,眼看扰沙城越来越近,心情更是显得激动。



扰沙城虽然是帝国最边沿的城市,可建造上的宏伟却是丝毫不弱。



再次跑了半个时辰,终于来到扰沙城脚下,抬着望着高高和城墙,众人无不显示出激动的心情。这么多天赶路带来的枯燥乏味,此时也被远远的抛在脑后。



城墙由一块块硕大的米黄色的石头,或许和这地域有关。其间的接缝处,更显岁月的痕迹。偶尔一株株碧绿的小草跃然墙上,如大海中的一叶偏舟,在风中轻轻摇摆。城墙上,站着一个个士兵,如苍山上的不老松,端正在挺立在那里,任由风吹雨打,日晒夜露。



风中偶尔带起粒粒黄沙,轻轻拍打在脸上,痒痒的,麻麻的,却又非常舒服。



“小朋友们,这城墙还不错吧?”不知什么时候,马车已经停在了众人身后,马夫半眯着眼睛,微笑道。



“大伯,这城墙怎么修得这么高,那么宽啊?”王昕偏着头,娇声问道。



“你们看,那片森林的尽头便是沙漠,沙漠中经常都有龙卷风,森林虽然能够抵挡住一些风沙,可难免还有风沙飞进城里,所以城墙这么高这么宽,都是为了防止风沙的袭击。”马夫向左边指了指,不紧不慢地说道,头上掉落下来的花白头发,在风中微微飞动,俨然一个久经沧桑的指路人。



众人扭着看了看不远处的森林,轻轻地点了点头,随即向城门走去。



在守城士兵严肃的目光下,众人进了扰沙城。



扰沙城内,人流涌动,虽然比不上龙腾城那般繁华,但也显得热闹非凡。再次给了马夫一些金币,王炎五人这才和马夫分道扬镳。



看着大街两旁,琳琅满目,品类繁多的小东小西,王昕顿时来了劲儿,左看看,右选选。不一会儿,便买了一大堆东西,要不是还有空间戒指,恐怕王炎等人便会成为免费的搬动工了。



驾……驾……



大街在两声赶马声中,顿时变得烦躁起来。众人回头一看,这不是刚才守城的那些士兵吗?前面一个中年男子,骑着一匹高大的白马,脸色严肃,正往这边赶来。“发生什么事了?”王炎等人心里暗自嘀咕道。



“啊?那不是汤程队长吗?”看着威严的士兵和高大的白马,街上所的人顿时向两边让开,生怕一不小心惹上了这群凶狠的执法者。



白马眨眼间便到了王炎他们眼前,骤然停下,骑在白马上的男子,显然就是汤程,双眼微眯,调转马头,狠狠地盯着王炎等人,大吼一声。“把他们给我抓起来!”



王炎他们顿时觉得奇怪?是自己?还是别人,可回头看了看,他们这个方向除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其他人,一种不详的感觉油然而生。王昕更是向旁边靠了靠,挨着王炎站着。



跟在白马后面的士兵听到命令,迅速拉开队形,将王炎他们包围起来。手中的铁剑,晃着白光,极为耀眼,却又是寒光闪烁。



“大人?你这是?”王炎自然是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上前行了个礼,小心地问道。



“少跟我装蒜!” 汤程冷哼一声,大声说道。“自己做了什么事还不知道?”



“大人不会是开玩笑吧?我们几人都是刚刚才进城的,真不知道大人所指何事。”看了看白马男子狰狞的面孔,王炎皱头紧锁,细声问道。



“开玩笑?你以为谁都跟你们一样小孩脾气?” 汤程不以为然,不耐烦地说道。随后大手一挥,吼道。“还不给我把他们抓起来!”



周围的士兵迅速向着移动,眨眼间便到了王炎他们身前。士兵中,有严肃,有戏谑。手中的铁剑在阳光下晃动着,刺目的光芒散乱地射向四周。



“慢!”王炎皱了皱眉头,大声吼道。看着汤程,不满道。“大人!我们的确是刚刚才入城的,连这条街都还没逛完,不知道是哪里惹怒了大人,还请大人细细说来。如果我们真如大人所说,我们自然跟着大人回去领罪。”



听到王炎觉着的话语,周围的人们也顿时讨论起来,都为眼前的这群小孩子感无奈。



“哈哈!想要知道为什么,到了吕蒙大人那里,自然就知道了!” 汤程冷笑一声,戏谑道。



“啊?吕蒙大人?”周围的人一听到吕蒙二字,无不为之变色,恐惧道。“这下他们完了,我可听说到了吕蒙手中的人,没有一个是活着出来的,而且死相特别难看,完了完了,哎……可怜的孩子!”



“王炎,怎么办?”一旁的周天和方禾等都向王炎靠了靠,五人中,只有王炎最厉害,他们自己要向王炎靠齐了。



“大人,如果你不能说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我想我们不会跟你走的!”王炎将头一扬,沉声说道,俨然没了开始的商量口吻。



“找死!”汤程眉头一横,身上的长剑一晃,剑已出鞘,带起一道蓝色光芒,重重地劈了下来。



王炎双眼紧缩,将旁边的王昕推开,柔云剑瞬间出现在手中,右手一挥,一道淡蓝色的剑气陡然发出,迎上那道蓝色剑气。



砰……



两道剑气相碰,蓝光四溅,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周围的人都小心地向后退了退,可强烈的好奇心还是让他们停下了脚步。



“还有两下子嘛。”汤程淡漠一笑,眼中杀意更浓,双脚在马身上一夹,整个人便跳了起来,在空中翻腾一圈,稳稳在落在地上,长剑自下而上,破开式的剑气瞬间发出,带起一阵呼呼声响,向王炎劈来。周围的士兵也动了起来,手中的铁剑不断地向王炎等人挥来。这次不禁周天等人发动反击,连王昕都没有例外,手中的白剑如燕般轻柔,绿色剑气不断挥出,迎着周围的士兵。



大街上顿时变得热闹起来,却又显得安静了许多,除了叮叮当当的剑的碰撞声,就只是轻微的呼吸声。



王炎双眼半眯,整个人如水一般柔软,柔云剑带起一道道淡蓝色的剑气,不断地化去汤程的剑气,几个呼吸时间,王炎身边已经多了几条醒目的沟壑。



看着王炎将自己的剑气一一化解,汤程更显惊讶,再怎么说自己也快是接近剑圣的人了,这要是说出去自己这队长往哪里撂。杀意更显浓厚了几分,再次加速,向王炎攻击。其实他哪里知道,此时王炎的右手已经开始发麻,虎口处都快溢出血来,可王炎故作平静,硬是化去一道又一道的剑气。



“啊……”突然间,王炎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叫声,刚要转头一看,一道剑气趁虚而入,直直劈在王炎身上,顿时衣服破碎,一条触目惊心的伤口出现在王炎的胸前。整个人如泥般重重地摔了出去。



倒在地上,王炎才发现,王昕已经被抓了起来,两柄白晃晃的铁剑正架在王昕的脖子上。周天、秦霄和方禾都没敢再动,只是和周围的士兵对峙着。



汤程冷笑一声,缓缓向王炎这边走来。“打啊?你们再敢动一下,我就杀了她!哈哈……”阴森的笑声从汤程口中传出,周围的人顿时觉得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分。



王炎用力抹去嘴角的鲜血,拄着柔云剑,缓缓地站了起来。将身上的衣服用力一扯,撕下一块布来,紧紧地包裹着血流如注的伤口。



“为什么?”王炎忍受着伤口带来的疼痛,咬牙问道。



“为什么?”汤程此时已经走到王炎前面,突然扬起长剑,向王炎劈来。



啊……



眼看长剑就要没入王炎的身体,王昕吓得大叫一声,紧闭着双眼,不敢再看下去。而秦霄他们想要救援,可也是有心无力,眼看王炎就要这样完结这一生,众人无不心悲不已。秦霄他们也在这一失神的一刻,步了王昕的后尘。



叮……



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血腥,没有想象中的王炎的身体被劈成两半。一柄宽大的铁剑突然出现在王炎的头上,挡住了汤程的剑。剑气带起一片风声,一直压了下来,王炎再次被打倒在址,喉咙一甜,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汤程大人,吕蒙大人说要亲自处理他们!”一个士兵在这最后一刻挡住了汤程的长剑,点了点头,对汤程说道。



“哼!”汤程冷哼一声,收起长剑,将头扭向一边。



倒在地上的王炎,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的,想要爬起来,却觉得如万蚁钻心般疼痛,试了几次,都没有爬起来,身下已经被染成一片,鲜红的血痕对应淡黄的天空,显得极为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