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剑译天下

没有斗气和魔法的世界里,杨炎意外的与神龙一族挂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前途艰难险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62】章噩耗
章节列表
第【62】章噩耗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两更到,大家快乐的同时多多支持哦。

冰鹰谢谢大家了!



========================================



学院中,练功房内,一个小房间里,一道道绿色剑气,不断在房间内闪烁,五彩纷呈,绚丽多彩。一个白色身影在剑气中,若隐若现,屋顶上的荧光石此时却显得有些暗淡,仿佛捕捉不到身影的去向。



自从突破到六级剑士,王炎就没停过在练功房内的熟练和巩固。此时正在房间里不停地挥动着柔云剑。



在他隔壁,秦霄和方禾则在一起练习――实战练习对于修炼无疑是最好的。现在也正打得火热,还不时地从旁边传来一阵阵叮当声。



轻轻抹去额上的汗珠,淡淡一笑,将柔去剑收入空间戒指中,快速盘腿而坐。



经过几天的练习,虽然对天剑气的使用有了进一步的熟悉,但不知为何,每次练习下来,总觉得体内的气息有些凌乱,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盘腿坐下,凝息心神,精神力缓缓开始凝聚起来,那些原本还飘散在身体周围的剑气,也慢慢向身体浸来,缓缓熔入体内。



随着精神力越来越凝聚,体内突然出现一抹炽热,不断向身体外面冲撞而去。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王炎突然觉得脑袋异常眩晕,仿佛整个身体都不再受自己控制一般,提不起半点力气。



豆大的汗珠开始从额头上滚落下来,打在衣服上,溅起一朵朵小小的水花。



“怎么回事?”虽然头脑昏昏沉沉,可并不影响王炎的思考,忍着疼痛,思考起事发的原因。虽然前几天在练习后也感觉到气息混乱,但只需稍作调整,便可以恢复过来,怎么今天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王炎不敢再用力,只得慢慢放开精神力,任由体内的气息到处乱窜。其实王炎并不知道他现在这样做等于在和死神招手。如此体内的气息太凌乱,从而引发剑气暴发,一不小心那就得暴体而亡。



全然不知,精神力已经接近起点,没有任何力量去控制他们。正当最后一丝力量撤出时,突然一声嗡呜声响彻在耳边,身体一阵颤动,随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王炎宿舍里,周天、秦霄、方禾、王昕,全都聚集在一起,共同守在王炎的床前,还好房间比较大,要不然恐怕再多个人就转不过身来了。



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拖着沉重的脚步,方禾缓缓走向门口,开门一看。平静地说道。“含轩老师,您来啦。”说着转过身去,再次进入了王炎的房间。



看了看方禾的背影,含轩叹了口气,跟着进了王炎的房间。



这已经是含轩第二十三次来王炎的宿舍了。可每次来,都带着失望的心情离开。



王炎静静地躺在床上,苍白的面孔没有一丝血色,这一倒就快一个月了,没有进一粒饭的他早已经瘦了一圈了,看上去随时都会和死神见面。要不是还能看到胸口轻轻地起伏,恐怕已经不能感觉到王炎还活着的气息。



含轩的到来,没有引起大家的关注,都默默地盯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王炎,整个房间里,显得异常寂寞,哪怕一只蚊子飞进来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自从王炎倒下,周天倒也积极,赶紧搬了过来,住在剩下的那个房间里,也好随时照看王炎。王昕是个女孩子,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每天一大早便过来了,很晚才离开,除了必要的学习外和回去睡觉的时间外,基本上都呆在了王炎的房间里。不知什么时候,王听的眼睛变得有些红肿,但她却丝毫没有在意。



看着屋里的王个孩子,含轩悄悄地抹去眼角的泪水,轻轻地坐在床头上。她的每一个动作都那么地小心,生怕打扰了王炎的休息。



含轩也是在王炎昏倒的第三天才知道的,以后的每天都会抽时间来看看的,只是每次看到王炎那平静的面孔上毫无生气,心里又觉得非常难过,一个在复测时给了所有人惊喜的绝对天才,此时却如死人一般,躺在床上,怎么能不叫人伤心难过。



房间内,没有谁说话,每一个动作轻得都能赛过小偷,有几次,王昕忍不住内心的恐惧,趴在床上,使劲在摇晃着王炎的身体,可无论怎么用力,王炎依旧没有半点反应。



不一会儿,常清也来了,他和含轩一样,每天来王炎的房间仿佛成了必修课一样。但每次也一样,抱着希望的心态而来,带着失望的心情而去。



欧阳府内,突然听到探子回报,气得满脸发青,咬牙切齿道。“什么?全失去了消息?”



眼前的探子一身黑身,紧紧地包裹着身体,不敢抬着,只能低着头任由欧阳火的怒火发在身上。



没错,欧阳火自从上次从学院回来之后,可以说每天关心的就是和王炎有关的事情。派人去调查王炎的父母,派人去监视王炎的动向,再派人去死亡沙漠寻找异火魂莲。可是刚刚探子回报,说安插在学院周围的六个人全部失去了消息,而派去调查王炎父母的二十人小队也都失去了踪迹,这无疑如晴天霹雳,狠狠地劈在欧阳火的心头。



“大哥,听说出事了,什么事?”正在这时,欧阳木和欧阳飞鸿从外面奔了进来,看到一身黑的探子,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明白了。



随后,那探子再次将发生的情况说了一遍,欧阳木顿时脸色铁青,而欧阳飞鸿更是气喘吁吁,鼻孔里都开始冒火气了。“二哥?这就是你的好主意?”



“大哥?你看这怎么会?”欧阳木没有理会欧阳飞鸿,谨慎地看着欧阳火问道。



“怎么会?我怎么知道?!”冷哼一声,欧阳火气愤道。



看着大哥和三弟都对自己意见颇大,欧阳木也自知理亏,不好说什么。



“大哥,依我看,我们直接率人去宰了那王炎!”欧阳飞鸿跃跃欲试地说道。



“不行。”欧阳火轻手一挥,将那名探子赶了出去,继续说道。“监视的人都被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了,你还想去送死啊。说明他们早就盯着我们了。”



“难道是宋筌干的?”欧阳木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想了想,欧阳火沉声道。“宋筌再怎么说也是剑尊之人,怎么可能降低自己的身份做这样的事情呢?我看是另有他人!”



“那可不一定,宋筌不会,那说不定是他手下的那些老师呢?”欧阳飞鸿抢着说道。



“我也觉得这不是学院的人所做的,那还能有谁?”欧阳木同样觉得此事有些蹊跷,但怎么也想不出还能有谁和自己做对。



“无论如何,以后我们得更加小心一些才好,关键是得找出那藏匿在黑暗处的对手。”顿了顿,欧阳火说道,眼中闪过一片冷光,连欧阳木看了都觉得内心一阵发凉。



“我看这事就交给我去做吧。”欧阳木请求道。自己做错了事,自然要担当起责任来。欧阳火也没有推辞,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了。



“那派去查探王家境的人不是有个一级剑王的队长吗?怎么全都失去了足迹?难道王炎的父母都非平常之人?”略微皱了皱眉,疑惑地说道。



“依我看,应该是这样的。”欧阳木继续说道。“能够在不知不觉中解决一名剑王,而且还没有让其他十九人知道,想必一定不差,看来我们的对手有些……”欧阳木没有说完,可在场的三兄弟都明白剩下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又怎样?难道是剑尊不成?”欧阳飞鸿不甘心地吼道。“全帝国也就四名剑尊,而且其中一位还不知去向,是活着是死了都不知道,那王炎的父母怎么可能那么厉害,我倒是想去试上一试,看他有什么能耐!”



“三弟,不可卤莽行事!”欧阳火瞪了欧阳飞鸿一眼,继续道。“我看我们的动作已经引起了王炎父母的警觉,如果再贸然行事,想必也讨不到什么好处。”欧阳火咬了咬牙,他何时忍受过这样的气,想想自己的儿子,想想自己的人在不知不觉中被人杀死,心里就只一个字――痛!



“那大哥有什么安排?”欧阳木自然不会像上次那样大摇大摆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小心地看着欧阳火问道。



欧阳火又怎么不知道欧阳木的想法,只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冷笑道。“学院那边,就交给二弟了,希望你能找出暗处的敌人,还能好好监视着那王炎的动向。”



“报告大人!”门外突然响起铿锵有力的声音,见欧阳火皱了皱眉头,欧阳木沉声问道。“什么事?”



“报告大人!小的查探到王炎已经昏迷了一个月了,而且气息越来越微弱,恐怕是活不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