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剑译天下

没有斗气和魔法的世界里,杨炎意外的与神龙一族挂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前途艰难险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49】章方禾出事了(二)
章节列表
第【49】章方禾出事了(二)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回到宿舍,王炎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对于欧阳豪,王炎自然是毫不畏惧,可他身边的那位黑衣少年,却让他没了底。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走进方禾的房间。

“老大,你回来了。”看到王炎回来了,秦霄赶紧迎了上来,看到王炎安然无恙,倒也是松了口气。方禾则是沉沉地睡着了,丝毫不知王炎已经回来了。

王炎将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静声的动作,勉强的微微一笑,轻声问道。“他怎么样了?”

“严重!”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方禾,秦霄咬牙道。“他现在的身体太过虚弱了,而且经脉也断了不少,恐怕会影响以后的修炼。”

方禾虽然在秦霄的照顾下,洗了个澡,换了套衣服,全然没有开始那么吓人,可些时脸色惨白如纸,没有丝毫血色,呼吸声也是时强时弱,毫不稳定。

“你去外面买些八宝水仙,再买两只千年灵枝。嗯,还有人参,最好是五品以上的。”扔了些金币给秦霄,王炎马上吩咐他去买些药草回来,而自己则是赶紧坐下,将方禾扶了起来,输入一些剑气给方禾,维持身体稳定。

虽然不知道这些药草有什么用,可看着方禾的模样,秦霄也是一阵心痛,赶紧带着钱出了门。

房间内,王炎双眼紧闭,静静地将双手按在方禾那**的背上。随着一股股细小的剑气顺着王炎的双手传入到方禾体内,方禾的脸色也慢慢开始有所好转,恢复了一丝血色。随着王炎输入的剑气越来越多,方禾的额头上开始慢慢泛起了汗珠,散乱的发丝间也缓缓冒起了白烟。

王炎一动不动,仿若一樽雕像,任由剑气不断地输入到方禾体内。汗珠,悄然爬上王炎的额头,犹如一颗颗淡淡的水晶,跃然额上。汗珠越积越大,缓缓向下流淌,不断的汇在一起。一滴,两滴……豆大的汗珠已经不能自己,顺着光滑的脸庞悄然落下,打在床单上,溅起一朵朵小小的水花。

“王……炎……,不要浪费……剑气了,我知道……自己的……身体……”觉察到自己身体在不断的改善,方禾皱着眉头,吃力地说道。

“不要说话,仔细感悟我输入的剑气,特别是剑气运行的路线。”咬了咬牙,王炎赶紧说道,说话间,手间的力量也同时加大了几分。

由于开始方禾处于沉睡状态,所以王炎并不敢让太多的剑气挤入到方禾体内,以防造成更大的伤害,现在方禾既然醒了,自然可以自己控制一些,所以王炎也加大了剑气的输入。

方禾舒适地嘤咛一声,知道王炎做事执着,赶紧闭上眼睛,开始感悟着王炎输入的那一丝剑气。

开始没有方禾本身的牵引和控制,剑气自然只能经过可以经过的地方,像那些经脉损坏的地方,根本就去不了,所达到的效果也远远不行。

剑气从至阳穴而入,瞬间穿过胸腔,积聚膻中。“还好心脏没有受损”王炎暗自叹道。剑气在心脏中转了一圈后,开始一分为二,向两边散去。右边的剑气径直进入右手手臂,所过之处,经脉无不涨大几分。虽然右手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可经脉的涨大,还是引得方禾咬牙叫痛。终于,剑气顺利在右手上走过了圈,再次向膻中穴汇聚。

流向左手的剑气则显得不那么容易了,刚开始的时候和右手差不多,都比较顺利,可过了孔最穴时,前面犹如巨石一般,沉沉地阻挡着剑气的前进。

“方禾,下面我将加大剑气,帮你打通孔最穴处的经脉,你一定要忍住。”王炎手上微微加重了力量,缓缓加重剑气,直指左手孔最穴。方禾的左手骨折,想必就在孔最穴附近,同时也扰乱了经脉,导致气息凌乱不堪。

“啊……”左手臂突入其来的痛楚深深敲打在方禾身体的每一个神经上,不由得大叫了起来。紧紧咬着牙,嘴唇都已经开始泛红,转眼间便见到血丝缓缓流出。

剑气不断地向方禾的左手汇聚,如果有旁人看见,一定可以看到方禾左手上的肌肉正在不停地涨大收缩。王炎不敢将全部的剑气都用去打通孔最穴,万一一个不好,便可能导致左手真正的报废。王炎额上的汗珠丝毫不比方禾的少,可他全然不知,他现在一心只在方禾身上。

王炎缓缓地输入着剑气,不断地向着方禾的左手攻去。方禾心里犹如感受着自己的心脏一样,只听得左手上不断地传来咚咚的声响。

突然,方禾只听得噗哧一声,就觉得左手上出奇一松,剑气一涌而上,瞬间穿过列缺穴,到达阳池穴。听到方禾呻吟一声,王炎赶紧停止了剑气的输入,他知道,孔最穴已经开了,要是继续输入,恐怕整只手的经脉都会被活活撑破。

剑气能过孔最穴后,后面的一切都比较顺利,只是方禾此时的左手。自孔最穴起,一直到手背,经脉都比右手大大足足一倍。剑气同样回归到膻中。两股剑气汇合后,一股直下,直达丹田。

接着,剑气挥军直下,分别走过两脚,冲开了几处严重的经脉堵塞,在身体中形成一个有机的循环。

在王炎的帮助下,方禾体内凌乱的气息,也慢慢回归正常,脸色也变得好看多了,只是还需要多加调理。

觉察到方禾经脉已经差不多了,王炎缓缓收回双手。他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已湿透,连身下的订单都打湿了一大片,苦笑一声,轻轻下了床。静静地呆在一边,观察着方禾的一举一动。

方禾,全身同样全是汗水,**的上半身,犹如刚从水中出来一般。身上红一块紫一块,显得极为狼狈。不过此时,静静地坐在床上,慢慢运转着剑气,调理着身体。不知道的人,一定会以为方禾就以这样的姿势睡着了。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悄然流逝,仿佛世界都静止了一般。方禾如钟般地坐在床上,任由汗珠不断流下。而王炎,则如门神一般,一动不动地坐在床前,盯着床上的方禾。

剑气,顺着方禾的旨意不停地体内运转,所过之处,原来凌乱的气息无一不是被熔入在剑气之中。剑气也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不断改造着所有的经脉。当剑气回归丹田时,原来干涸的丹田,此时已经变得春意盎然。

“嗯?不对!”觉察到丹田的剑气在偷偷流失,方禾不禁一惊,暗自惊叹。

“怎么啦?方禾?”看着方禾突然紧锁眉头,王炎赶紧凑了上去,急切问道。

“我……我的丹田……好像……”方禾吃力地说道。

“是不是丹田出了问题?”一听丹田,王炎惊讶问道。看来此事非同小可,要是丹田废了,不旦前面练就的剑气会全部消失,以后恐怕也不要再想能在剑道上舞出个什么名堂来。

方禾轻轻地点了点,眉头更是皱得紧了些。

王炎赶紧再次爬上床去,双手贴背,赶紧输出一道剑气,直挥方禾丹田。

剑气很快便到了丹田之外,此时明显地感觉到丹田中的剑气在不断地向外流失,虽然流失的速度不快,可这一会儿功夫,就差不多少了二十分之一了。

王炎赶紧控制自己的剑气扑向丹田,可剑气走到高丹田还有一寸远的位置嘎然而止,怎么也前进不了半分。

皱了皱眉头,王炎赶紧加大力度,想一举进入到丹田之中。可任由自己怎么用力,剑气就是丝毫不能前进,这也让王炎犯难了。

“方禾,你现在能不能控制丹田内的剑气?如果可以,你试着将剑气全部压缩在一起,越小越好,但不要超过自己的能力,要不然剑气的反噬,不是现在的你所能经受得住的。”反复试了几次,剑气丝毫不能前进,王炎试探性地问道。

听到王炎的话,方禾自然没有半分迟疑,赶紧试着压缩剑气。在方禾的努力下,剑气慢慢地向丹田中央移去,向外消失的剑气也越来越少。感受着丹田的剑气再向里移动,王炎赶紧控制剑气向丹田移去。终于,剑气算是进了几分,可还是没进入丹田,根本就不能知道丹田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再压缩一点。”王炎赶紧催促道。

方禾咬咬七,努力承受着全身带来的痛楚,再次压缩着丹田之中的剑气。

可是无论方禾怎么用力,剑气就是没有再缩小半分,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额上滑落,脸色也再次变得有些苍白起来,就在方禾再次加大力量的时候,只听到哧的一声,被压缩的剑气终于还是反抗了。

丹田内所有的剑气同时向外喷射而出,王炎的那道剑气也毫无疑问地被挤出身体,直接混在房间的空气中了。

绿色的剑气瞬间漫延在方禾的身体外,方禾几乎变成了一个绿人。剑气不断释放,几乎瞬间,剑气便打在王炎的身上。

突如其来的剑气令王炎一时间不知所措,身子也直直后退,一直被逼到墙头。

嗡……

房间里突然发出一声闷响,王炎的身体突然金光闪耀,金色光芒瞬间便布满了整个房间。

“啊……”秦霄匆匆忙忙地从外面跑了进来,可就在推开方禾房间的门的那一瞬间,整个人便重重地飞了出去,沉沉地摔在了大厅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