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剑译天下

没有斗气和魔法的世界里,杨炎意外的与神龙一族挂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前途艰难险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48】章方禾出事了(一)
章节列表
第【48】章方禾出事了(一)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出了院长的办公室,王炎赶紧下了楼,径直向宿舍走去。虽然这只是半天的时间,可王炎却觉得自己像是过了好几年似的,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方禾和秦霄都不在宿舍里,大概是在周天那里。王炎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便倒头大睡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魂奁戒的原因,躺在床上,王炎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起来。赶紧抓起床沿,想要坐起来,却觉得身子又轻飘飘的,一不小心,差点跌落在地上,微微笑了笑,无奈地轻轻躺下。经过几次折腾,方才遇见了周公。

“老大,快起来,出大事了。”正当王炎睡得正香的时候,秦霄突然从外面闯了进来,将王炎摇醒了起来。

“什么事啊?我好困,你让我再睡会儿。”王炎眼睛都没睁开,迷迷糊糊的就要再次倒头大睡。不料秦霄用力在他胳膊上一拧。

“啊……”杀猪般的声音从1108宿舍中传了出来。

“你说什么?欧阳豪又和方禾打起来了?”紧接着便是王炎激动和紧张的声响,一骨碌跳了起来。抓起一件衣服就往外跑。

“哎……等等我老大。”

两人来到学院的一处比较宽松的道路上,远远看到道路上已经被许多的学生围了个水泄不通,王炎和秦霄两人好不容易才钻了进去,可眼前出现的一幕,却让所有的人都为之心颤。

此时的方禾完全成了一个血人,半蹲在地上,右手紧紧握住灭天剑,不断地颤抖着,一滴滴鲜红的血顺着灭天剑流了下来,地上已经被染红了一大片。扭曲的面孔无一不显示出他此时的痛苦,双眼正恶狠狠地盯着前面的人群。动了动身体,却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怎么?还不服气?”一个阴森的声音从前面传了出来,众人纷纷将目光移了过去。

熟悉,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欧阳豪!只见欧阳豪双手叉腰,嘴角微微上翘,戏谑地望着方禾。身旁一个比他略高的白净的少年,穿着一身黑色衣服,显得有些阴森。身上也有些血,可比起方禾,无疑是可以不用提了。黑衣少年同样戏谑在朝着方禾笑了笑,肆意地玩弄着手中的一柄宽大的黑剑。

“服气?还没杀了你们,我怎能服气!”方禾强忍着浑身的疼痛,咬牙骂道。想要站起来,却觉得脚下一软,再次摔了下去,落在地上,地上瞬间印上一个血色的人影。

“好啊,杀了我?看我今天怎么杀了你!”欧阳豪双眼微眯,一抹冷光从眼中闪过,偏着头向旁边的黑衣少年摆了摆头,示意他继续。

也不知道欧阳豪给了他什么好处,黑衣少年也倒是听话,玩弄地笑了笑,提着大剑向方禾走来。

“住手!”正当黑衣少年以为又可以好好表现一下的时候,一个如雷般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转眼间,便看到王炎和秦霄出现在众人面前。两人赶紧上前扶起方禾。

方禾的气息微微显得有些微弱,想来应该是流血太多,看着方禾痛苦不堪,王炎就觉得怒火直上心头。狠狠地咬了咬牙,死死盯着正想上前的黑衣少年。

被王炎这么一盯,黑衣少年身体突然一顿,倒也是停了下来,戏谑地看着王炎以及后面的方禾。提了提眉头,转过头去无奈地看着欧阳豪。

“王炎?你怎么来了。”看着王炎的出现,方禾突然觉得精神了许多,想要爬起来,可怎么也动不了身体。

“方禾,你怎么样?”王炎仔细探查着方禾的身体,情况不太乐观。身体经脉多处受损,体内气息凌乱,左手也骨折了。“怎么回事?这到底怎么回事?”马上,王炎转过头来,看着旁边的秦霄,急促道。

原来,秦霄和方禾领取奖励后,便送周天回了宿舍,略微呆了一会,便打算回自己的宿舍,看看王炎回来了没有。可刚出周天的宿舍没多远,就遇见了欧阳豪等人。欧阳豪一见他们俩,就出言讽刺。方禾则忍不住豪言相骂,然后两边就了起来,眼看形式越来越不对劲,秦霄就赶紧回去叫王炎。可没想到的是,他们终究是来晚了些。

显然欧阳豪没想到王炎会来得这么快,不过在站在黑衣人的身后,倒也觉得没什么压力。阴阴一笑,微微上前两步,戏谑道:“哟……这不是新人争霸赛区的名人王炎吗?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啧啧,真是了不起啊。”

听到欧阳豪口中的讽刺,王炎更是觉得整个人便要爆炸了一般。猛地站了起来,盯着欧阳豪吼道:“你们为什么把我朋友打成这样?!”

“朋友?原来他是你朋友啊?早知道他是你朋友,我又怎么敢打他呢?”看着王炎暴跳如雷,欧阳豪得意地说道。“早知道他是你朋友,我就应该开始就杀了他!”看着王炎和欧阳豪对起了嘴皮子,黑衣少年倒也是知趣地退到了欧阳豪的身后,俨然就是一个全职打手。

“你敢!”王炎忍不住吼道。“你可别忘了,这里是学院。难道你忘了上次的事情?”

“上次?我倒还没找你算账呢!”提起上次的事情,无疑是又揭了欧阳豪的伤疤。皱了皱眉头,恶狠狠地说道。“要不是你,我又怎么花掉了差不多半年的零用钱?要不是你,陈展又怎么离开我?啊?你说啊?这是为什么?”

“五万金币只是零用钱,还没到半年?他怎么这么有钱?”围观的人也都知道上次的事情,自然也了解欧阳豪被罚了五万金币,一听他这么说,自然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真是个败家子。”也有的人看不惯地小声议论道。

而王炎也是一愣,他倒不是因为那五万金币,只是一提到陈展,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也不知道陈展现在怎么样了。”王炎暗自想到,再怎么说,陈展也是因自己而失踪的。不过看到眼前趾高气扬的欧阳豪,王炎狠不得来个斩之而后快。

“难怪你最近也低迷了一阵啊,原来是没人撑腰了啊。我看你就像一个寄生虫,总得靠着别人才能活!”一旁的秦霄扶起方禾,狠狠骂道。

“你们一群穷小子、小爬虫哪里知道什么叫生活。”听着秦霄的恶骂,欧阳豪顿时恼羞成怒,一时不知道怎么说,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

“秦霄,你先扶方禾回宿舍,让他好好休息,我马上就回来。”王炎看着旁边的方禾,了阵心痛,赶紧催促道。

秦霄点了点头,小声说道“那个黑衣人很厉害,你可得小心点。”说完便扶着方禾朝宿舍走去。其他人虽然没有帮忙,但让路倒也不错,眨眼间例让出一条路来。

看着方禾一路上滴落的血迹,缓缓走出了人群,王炎这才转过头来。

“王炎,别以为你打赢了陈展,就很了不起,我可告诉你,这世界上还轮不到由你嚣张!”王炎还没说话,欧阳豪便吼了起来,显然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嚣张?”王炎冷笑一声,不屑道。“我王炎敢做敢当,可从来没向任何人嚣张过。倒是你――欧阳豪!处处与我作对,以为凭几个臭钱可以找几个帮手,就无法无天,还在这里美其名曰,嚣张。你根本就不配说别人!”

“你……”欧阳豪一时气急,无话可说。

看着脸都气得快成紫色的欧阳豪,王炎冷笑道“怎么?我说对了?心虚了?我王炎及我的朋友,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可也不是泥做的,任人揉捏!”

“说得好!好一个不是泥做的,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如狼般地盯着王炎,欧阳豪双眼都快冒出火花来,狠狠地咬牙道。“要是你能打过他,以后我见了你及你那些所谓的朋友,我欧阳豪一定绕着走!”

“他?我自然是要打。不过我得先解决你我的事情。”看了看黑衣少年,王炎故作不屑地说道。

“狂妄!”看着王炎的不屑,黑衣少年就要上前出剑。却被一旁的欧阳豪拦了下来。想起上次和陈展的战斗,欧阳豪就一阵不爽,他可不想再次将学院那些老头子给“请”来了,那可就得不偿失。

“呵呵,我可没那么笨,你以为我会在这里与你打?”欧阳豪勉强一笑,故作平静地说道。

王炎自然知道欧阳豪在想什么,淡淡一笑,看欧阳豪有什么话说。

欧阳豪转过头去,看了看黑衣少年,见他并没什么异常举动,轻轻咬了咬牙,随即说道:“要是有种的话,一个月后,我们在学院的练功房里一剑分晓。”

“好!”王炎愤怒地吼道,转身向宿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