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剑译天下

没有斗气和魔法的世界里,杨炎意外的与神龙一族挂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前途艰难险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0】章赔偿
章节列表
第【30】章赔偿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王炎苍白脸色地低头伏在地上,纵然身体无比强悍,依旧觉得没有半分力气。

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用力握紧柔云剑,拄在地上,慢慢支撑着身体缓缓站了起来。

此时,秦霄也反应过来了,大叫一声,向王炎跑了过去。 方禾也终于反过来了,握紧黑色长剑,向白衣少年飞奔而去。

“不要!”看着黑色长剑直指白衣少年,王炎用尽全力,极力想阻止方禾的行动。可方禾仿佛没有听见一般,脚下再次加速。

“住手!”正当黑色长剑到达白衣少年面前时,方禾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阻挡了长剑的前进,任由他怎么用力,长剑也不能前进半分。方禾正要恼怒,却见眼前一晃,一个人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你们好大胆子,竟然在学院里公然打架斗殴。”人影刚一停下,威严地说道。来人短短的头发精神抖擞地直直竖立着,和人一样挺拔。双目精光闪烁,正不悦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王炎?”那人看到王炎时,眼睛突然睁大,不解地叫道。

“常清老师。”王炎勉强地笑了笑,无力地叫道。来人正是负责纹思镇招生的老师―― 常清。

“你们怎么回事?”常清一副不怒自威的面容,严肃地问道。

“是他们想找我们的麻烦。”秦霄大声吼了起来,还指了指白衣少年。“我们刚一进学院,他们就说我们挡了他们的路,还叫一群人攻打我们。”

常清淡然地向四周扫了一圈,只见之前攻击秦霄和方禾的那些人,全部都躺在地上,扭曲的面孔上显示出他们此时的痛苦。常清突然眉头一皱,看到了不远处的陈展。

此时,陈展身上的剑气团已经慢慢变得淡薄起来,已经不再旋转,淡绿色的剑气依稀地在周围飘散着。几个呼吸时间,剑气团全然不见了踪影。只见里的陈展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额上流下,嘴角血流不止,嘴唇微微动了动,‘轰隆’一声摔倒在地。

白衣少年见到陈展的模样,吓得大张嘴巴,慌张地跑了过去。

看着陈展和王炎此时的模样,常清已经心里有数。但看王炎的眼神不但没有任何责怪,反而带有一抹赞许。微微点了点头,道“陈展是被你打成这样的?”

“啊?”王炎三人不仅大惊,看来这常清老师是要找自己的麻烦了。王炎赶紧解释道“老师,应该说是我被他打成这样的。”

常清笑了笑,并不说话,缓缓走向陈展。

看到常清走了过去,白衣少年赶紧向后侧了侧,恐慌地看着常清一步一步地靠近。

“老师,我……”白衣少年紧张地想说什么,却只见嘴角动了动,什么都没说出来。

常清微笑不语,慢慢蹲下,右手微微一动,一股黄色剑气没入陈展的身体,陈展顿时嘤咛一声,再次限入低迷中。

看着常清的举动,白衣少年也微微松了口气,幽怨地看了看远处的王炎。

此时,王炎并不好受,在秦霄和方禾的扶持下,方才站稳脚跟。剑气的透支以及身体所承受的极限,使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哪怕是一个眼神,此时都觉得如登山一般艰难。

看了看陈展身体并无大伤,只是剑气全力透支而已,但也需要半个月才能恢复。常清转身走向王炎。

看着常清越来越近,秦霄和方禾眼跳尽是担心,时不时看看旁边的王炎。王炎却一脸淡漠,宛如与他无任何关系一样。

常清并没有因为秦霄和方禾眼中的恐惧而停止脚步,反而不紧不地走了过来。

忽然,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又一个人影出现在眼前。一脸的严肃出现在慈祥的脸上,显得有些不协调,白花花的胡须整洁而干净地在嘴边无风自动,半眯着的眼睛炯炯有神,正气愤地看着众人。

“老师?!”看着眼前突然的这个人,常清突然停下脚步,恭敬地上前一步,行礼道。来人正是王炎第一次进学院时检查的那位老人,而看到剑王常清都如此恭敬地行礼道,可见其在学院中的声望之高。

“嗯。”老人微微应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学院被你们弄得这样脏乱,应该怎么赔偿?”突然,老人脸色大变,指了指眼前的地面和两旁的树木,沉声问道。

“啊…………”众人这才注意到,王炎和陈展的中央,不知在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条两米多宽,十米多长的缝隙,而两旁的树木上的大部分枝叶都已经掉落在地上,显得极为狼狈。

“这个……”王炎三人已经目瞪口呆了,心底犹是沉入低谷,满是凄凉。不知如何是好地搪塞道。

“老师,我看此事是不是应该好好调查一翻再下结论呢?”常清见状,赶紧上前说道。

“调查?”老人眉头微微上向一提,不屑道“事实已经摆在眼前,还需如何调查?”还时不时地看着王炎,眉目之间仿佛在说,这次赔偿你可得搭上啰。

“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看着老人的神情,常清暗叹一声不妙,赶紧说道。“学生的意思是说这学院被打得现在这个样子,是一定要赔的,但是不是应该先了解一下由谁来赔呢?要是下论不周,可是有损您在学院的威严啊。”

老人一听,眉羽之间轻轻一笑,微微转向常清,淡然道“那你说应该怎么做呢?”

常清知道老人是在故意让自己下不了台,可也不好推辞,只要硬着头皮说道“学生来时, 也已经发生了,所以事情的经过学生也不是太清楚,我看不如问问周围的学生如何?”常清很是聪明,将此等重任轻松地推给了在场的‘观众’。

“陆晨主任,学生知道事情的所有经过。”常清刚一说完,人群中走出一个十一二岁的黄衣女孩,向老人行了个礼,诚实说道。

“哦?”陆晨眉头一挑,来了兴趣,满脸慈祥地说道“那你说说事情是怎样的?”

“今天我刚进学院,便看到了欧阳豪等人在前大摇大摆地走着,可没走多远,他们突然停了下来,我以为他们又想欺负我,正要跑开,没想到前面传来了声音。那时,我知道他们今天想找麻烦的人并不是我,所以我便偷偷地躲在一旁观察着。”黄衣女孩一五一十地说道。“认真看去,才发现前面正是您眼前的那三个男孩。还没说几句话,欧阳豪身边的那一群人便围住了他们三人,其中还包括那位天才剑师陈展,后来,欧阳豪叫他们一起攻打他们,陈展和那个拿花剑的人打了起来,其他的人都开始攻打另外两个人,结果就是您眼前这样的了。”

听着那女孩说柔云剑是花剑,王炎暗自苦笑一声。

“是这样的吗?”听了黄衣女孩的描述,陆晨向四周看了看,淡淡地说道,可眼中的光芒显得无比威严。

众人也纷纷点了点头,表示黄衣女孩言过其实。

原来那白衣少年叫欧阳豪,王炎已经将这个名字重重地烙在了心底。欧阳豪听到众人纷纷将矛头指向自己,不由得身子一震,大惊失色道。“主任,主任,求求您不要开除我,您让我怎样都行。”欧阳豪已经在学院中呆了两年了,对学院的一切规章制度了如指掌,如果在学院里私自挑起斗争(练功房除外),是要被开除的。

“呵呵。”陆晨并没有发怒,只是轻轻一笑,说道“你可以不被开除,但是今天所造成的损失,一切都得由你来承担。”

听到陆晨的笑,欧阳豪却觉得这笑声无比阴冷,不禁打了个寒颤。赶紧说道“好,好,一切都听主任的吩咐,罚多少我都愿意。”

“不多,就五万金币吧。”陆晨淡淡地说道。

“哦。”欧阳豪赶紧点了点头,旋即惊讶道。“啊?五万?”众人一听这个数字,都不禁一惊。

“怎么?不想赔偿?”陆晨戏谑问道。显然对于众人的惊讶不以为然。

“啊,不,不,愿意愿意,再多我都愿意。”欧阳豪无奈地赶紧说道,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开除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陆晨故意做出放心的模样,幽幽说道。“是现在交呢?还是什么时候?”

“当然是现在交啦。”欧阳豪轻轻放下陈展,赶紧从空间戒指中摸出五个金钻,恭敬地跑到陆晨面前,交到陆晨手中。可眼睛却是仇视地望了望王炎,心中暗道‘小子,我们走着瞧。希望老天保佑你,以后不要碰到我。’

看着手中的五颗金钻,陆晨得意地笑了笑。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闪,陆晨便不见了踪影。

看着陆晨走了,常清也稍作停留,化作一束光消失在天际。

“走吧,我们也回去吧。”王炎咽了咽口水,有气无力地说道。

秦霄和方禾一左一右,扶着王炎,一步一步向着宿舍走去,众人看到王炎走了过来,赶紧让了开来,眼中尽是恐惧和敬畏……



===================================


两更来了.大家多给些支持和意见啊.
冰鹰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