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剑译天下

没有斗气和魔法的世界里,杨炎意外的与神龙一族挂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前途艰难险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0】章前往学院
章节列表
第【20】章前往学院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王炎依旧每天都在池塘里练习着玉卓剑法。而田璐则是搬到了王炎家,开始跟着王冲学习剑法。

田璐很上进,和王炎一样,而且不懂就问,深得王冲喜欢。

一个月的时间很短,田璐已经可以挥出几招基本的剑式了,眼看就要到七月了,王冲也开始为王炎准备一些东西,这维纳村到睿颢学院可是有着两千多公里。虽然王冲可以带着王炎飞行着去,但他更多的是想让王炎多多感受外面的生活,所以这次准备坐马车去,所以得提前几天走才行。

第二天一大早,王炎他们便来到了纹思镇,买了一辆上等的中型四马马车。需要的东西全部都放入了空间戒指,所以并不需要多大的空间来存放物品。

“薛阿姨,我走了,你要多保重身体啊。”看前前来送别的薛珍,王炎很是感动,这一个月时间里,王冲每天都教田璐练习剑式,而薛珍则负责起了他们四个人的饭菜,从小就没有见过母亲的王炎,无形中,将薛珍当成了自己的母亲。

“嗯”薛珍有些不舍地点了点头,语重心长地说道“王炎,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可别让大家担心啊。”

“嗯,我会的。”随即王炎又转向田璐,勉强地笑道“璐璐,你可以好好练习哦,哥哥在学院里等着你。”

“嗯,璐儿知道了。”田璐两只眼睛都红红的,哭丧着道。

“好了,走了,炎儿这是去学院学习,何必搞得这么伤感呢?”看到如此难舍难分的场景,王冲赶紧催促道。

“好!”深深地呼吸了一下,王炎坚定地说道。简单的摆了摆手,跳进马车去了。

望着王炎进了马车,王冲笑道“璐儿,这段时间你可不能偷懒哦,每天都得练习我教你的剑式,知道吗?这段时间多亏了你的帮助。”最后一句话自然是对薛珍说的。说着两个对视点了点头。王冲便也上了马车。

望着马车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田璐再也忍不住,扑到薛珍怀里大哭起来……

马车里,两人对视而坐。王炎静静地透过窗帘回头望着那早已不见的纹思镇。

“炎儿,舍不得啊?”王冲半眯着眼淡淡地说道。

“不是。”王炎缓缓转过头来,嘴角微微上翘,幽幽说道。“我不是舍不得,我是在想,以后可能就不能像过去一样,每天无忧无虑地在池塘里练习剑法了。”

“呵呵,原来你是贪玩啊?”王冲稍稍向旁边挪了挪身体,戏谑道“要不……我们不去学院了?”

“啊???”一听不去了,王炎惊讶地从直了身体,双眼紧紧盯着王冲,慌忙道“父亲您是开玩笑的吧?要是不想让我去学院,我想您也不会这么努力地训练我了。而且还教我玉卓剑法,您一定是不想我在学院里受到其他同学的欺负。”说道,王炎没好气地噜了噜嘴。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样是对是错。”王冲拉开窗帘,望着外面慢慢向后走去的树木,顿了顿说道。像是对王炎说的,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呃……”王炎愣了愣,不解道“父亲何出此言?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呵呵。”王冲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淡淡一笑,不慌不忙地说道,“麻烦倒是没有,其他的你不要多想,你只需要记住:父亲的所作所为,全是为了你好。以后不管你做什么事,都要靠自己,只有自己才是最可靠的。并且不要为他人的言语绊住了前进的步伐。”

吱……吱……

车轮有节奏地不断传来,时不时还可以听到车夫几声长长的吆喝声。两旁的树木郁郁葱葱,在炙热的阳光下发出耀眼的绿光。偶尔一阵微风吹来,树叶轻轻摇摆,发出沙沙的声响。时不时还可以看到一只只小鸟在树木间飞快的穿梭……

驾……

车夫舞了舞手中的鞭子,不慌不忙地拍打在马屁上。而马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依旧不紧不慢地慢慢跑着。

王炎有些迷惘地望着窗外,看似平静,内心却早已翻江倒海。对于王冲的话,他当然是没有半点质疑去听,去理解。

“炎儿”望着王炎,王冲轻轻摇了摇头,淡淡笑道。“你不是还没有剑吗?你看这柄如何?”

一听是剑,王炎赶紧转过头来,有些兴奋地看着王冲。只见王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柄剑。那柄剑长约一米,宽约五厘米。通体呈黑色,一条约为一厘米宽的白色晶体镶嵌在剑身中央,从剑柄一直到漫延至剑尖,显得格外醒目。王炎知道那是白玉晶。因为他可以从那上面感觉到和玉卓剑一样的气息。

“父亲,这真的是给我的吗?”王炎激动地看着那柄剑,眼冒金光地明知故问。

“嗯,拿着。”王冲点了点头,将剑轻轻抛向王炎。

王炎很是自然地接过剑,轻轻抚摸,仔细感受着它的气息。中间的白玉晶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芒,映得周围的剑身都有些泛白,显得颇为神秘。

“这柄剑是由玄铁和白玉晶打造而成,剑重三百斤,长一米一,宽五厘米。玄铁本重一百二十斤,但加了一块白玉晶,所以重量就上去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你使用玉卓剑法。”顿了顿,王冲继续说道。“白玉晶散发的气息有着提神固体的作用,所以如果你精力不足时可以握着它。”

一边仔细感受着剑的气息,一边听着王冲的解说。王炎近乎痴迷地点了点头。此时,对王炎来说,没有什么能比得上眼前这柄剑了,自从王炎开始练习剑法时,就梦想着哪天可以拥有一柄上好的剑。而现在,他的梦想实现了,他又怎能不激动。

“快给它取个名字吧。”看着王炎那如痴如醉的样子,王冲忍不住笑笑道。

“啊?”王炎似乎这才清醒,赶忙问道。“是哦,还没取名字呢?叫什么名字好呢?”说着,便看向王冲,希望可以得到他的一些意见。毕竟这是王炎得到的第一柄让他满意的剑,名字当然也马虎不得。

“你自己拿定注意。”甩下一句话,王冲便闭上眼睛。

“呃……”看着父亲不理不采的,王炎有些愤愤不平地嘟了嘟嘴,但一感受到手中的剑,那点不平马上就消失到九霄云外去了。

“嗯,对,对就叫它‘柔云剑’吧。”过了好半天,王炎才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

“想好了?”王冲微微睁开眼睛,戏谑地问道。

“嗯!”王炎重重地点了点头,兴奋道“柔云剑,父亲,你觉得怎么样?”说着眼巴巴地望着对面的王冲,希望他能说点什么。

“哦?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呢?”依旧半睁着眼,王冲平平地问道,语气中却充满了不可拒绝的霸气。

“在前段时间,我练习玉卓剑法时,感悟到了水的真谛,以柔为主,却又饱含霸气。有平静的水,却也有滔天的水,有温柔的水,也有霸道的水。所以我用一个柔字来代替。而后,白玉晶洁白无暇,犹如天空中的白云,让人赏心悦目。而且云可柔可强,正和水相互呼应。所以才叫它柔云剑。”

“呵呵”听着王炎的解释,王冲潇洒地笑道“不错,听你所说,也可知这段时间的练习并没有白费,你已经领悟到了玉卓剑法第一式的真谛了。希望你不要放弃。”

“天地间万物众多,只要细心,总会领悟出不同的东西,这无论是对本身,还是剑法都有着不可替代的好处啊……”

“这个你也拿着,以防急用。”突然想起王炎从青莲山回来时,带了一株天山灵草,赶紧拿出递给王炎。

“啊……”要不是看着王冲手里的天山灵草,恐怕王炎早就忘了。天山灵草何等珍贵,王炎自然希望让它跟着父亲。“父亲你留着吧,炎儿现在不需要这个。”由于空间戒指中是真空状态,所以此时的天山灵草依旧那样充满着活力,散发出淡淡的绿光,顿时笼罩着整个车厢。

“快收起来”王冲向王炎点了点头,说道“不要让别人知道你有这件东西,非到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不可使用它。” 他可不想让外面的车夫知道了,要不然这一传十,十传百的,说不定哪天就有几个高手前来抢夺。

“可是,父亲……”王炎还有说什么,却被王冲充满愤怒的目光挡了回去。到嘴边的话也不得不咽下去。狠狠地上点了点头,王炎收起天山灵草,感激地看着王冲。

“你不需如此,只要记住,以后得多靠自己。”

王炎也不再说什么,沉重地点头笑了笑。

“父亲,后面好像有人来了?”突然,王炎透过窗子,有些焦虑地向后面望了望。但除了自己马车留下的车痕,却什么也没看见。

“好像有很多人,离我们越来越近了。”看着王冲不动不动地半躺在那里,王炎再次催促道。

驾……驾……

隐隐约约间,一阵急迫地赶马声从后面响起。虽然依旧无法看到后面的人,但王炎可以确定后面同样来了一辆马车,马车后不远处还跟着一群骑着马的人。

感受着后面的人越来越近,王炎心都提到嗓门上来了。但看着王冲一副不以为然,依旧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王炎偏偏又无可奈何。



=================================================


两更到,贵在坚持.
大家一定不要忘记支持冰鹰哦.
呵呵.
冰鹰非常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