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剑译天下

没有斗气和魔法的世界里,杨炎意外的与神龙一族挂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前途艰难险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06】章青莲山(二)
章节列表
第【06】章青莲山(二)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云也不作声响,静静地看着王炎。

唏……唏唏……

声音越来越近了,也不知道这群魔兽是发现了王炎他们,还是碰巧方向对了。随着距离的拉近,王炎死死在盯着魔兽声响的方向,随时做好与魔兽的拼斗。这是第一次,第一次让王炎感觉到生命,一个幼小的孩子却面对这种拼命的场合,要知道背负多大的压力。

唏,唏……

终于,魔兽出现了,出现在王炎面前,在前面十米处停了下来,全部盯着王炎和刘云。绿油油的眼睛闪着绿光,让人心底发凉,一对小小的鼻子下面长着一张宽大的嘴,嘴差不多和脸庞一样宽。四史宽大的脚丫,稳稳地站着,衬托起半米高的身子,碧绿的身影,在绿色的草丛里更加显示隐蔽。身后还有一条将近半米的油墨色尾巴,时不时地摆一摆,扫得身后的草木沙沙作响。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魔兽,而且是一群,王炎狠狠地咽了咽口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样做。额头上的汗珠开始不听话地往下流,可王炎却没有丝毫感觉,现在他眼里,心里只有面前这十三只怪异的魔兽。


“这种魔兽叫蜥蛙,是一狂墨蜥蜴和绿巨蛙的后代,但是进化却比较失败,它们没有拥有狂墨蜥蜴那强大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只有一条没多少用处的尾巴,和代替了绿巨蛙跳跃的脚。蜥蛙也还是靠嘴中那条长长的舌头来捕获食物,舌头上只有粘液,并没有什么腐蚀性,即使有,也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只要注意它们的嘴就可以了。”没等王炎问,刘云就像解说员一样把眼前这种怪物的特性简单地说一遍。

唏……唏……唏
咚……咚……

一阵更大的声响从蜥蛙背后响起,还伴随着强有力的脚步。听到这声响,王炎再也忍不住了,眼前这么多魔兽还没处理,又来了只更加恐怖的魔兽。

“它们的王来了”刘云依旧淡淡地说道。“没想到蜥蛙也能有这样的王……”显然,这只蜥蛙王的出现,出乎了刘云的意料。

听到声响,那十三只蜥蛙自学地分成两边,留下宽敞的一条道来迎接王的到来。

只是几个呼吸时间,那只蜥蛙王就出现在两人眼前,只见他放慢了脚步,慢悠悠地从蜥蛙让开的路上走来,狠狠地看着王炎和刘云。

比起那些普通的蜥蛙的矮小,这只蜥蛙王体积大了足足三倍,两只绿色的眼睛,仿佛快要滴出水来。头上一只长长的羚角,散发出幽幽的绿光,羚角尖上还有少许的血液,看得出,来之前它还进行过战斗。鲜红的舌头舔了舔宽大的嘴唇,几滴涶液顺着流了下来滴在脚下的草上,发出嗞嗞地声响,看着人一阵心寒。显然这蜥哇王有毒。

“让我来。“刘云看着这只蜥蛙王,虽然它微不足道,但是这了王炎的安全,最好还是斩杀了这只蜥蛙王。王炎自然向边上靠了靠,让刘云站在了前面,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湿透了。轻轻抹掉头上的汗水,再一次望了望蜥蛙王,注意着刘云的一举一动。

只见刘云随意地从旁折下一根树枝,去掉上面的叶子,剩下一根光溜溜的枝条。刘云回过头来看了看王炎,道“炎儿,看好咯,现在我教你第一招。”

“嗯!”一听说刘云要教自己剑法,王炎兴奋地点点头,狠狠地说道。

刘云并没有去管那只蜥蛙王,只是随意地缓缓地举起手中的枝条,右手微微向内弯曲,让枝条达到与肩齐平,然后手臂轻轻地向外一挥,只见枝条从刘云眼前一晃而过,一丝细小的粉色剑气一闪而出,右手平伸,直直地举在右边,枝条稳稳停在手中,动也不动。

对面的蜥蛙王双眼猛然睁大,惊恐万分。可也就在睁大双眼的那一瞬间,它的所有动作都停止了。眼中依然是惊恐,不可相信,他怎么也不能相信,眼前这个看上去没有任何威胁的人就这样简单的一挥,就让自己永远停留在这方土地上。

两三秒时间一闪而过,只见蜥蛙王身体陡然,鲜血直喷。从嘴到尾,一条平滑的口子暴然开来,上半身重重地沉落在地上,发出“轰隆”的声响。

看到自己的王挂掉了,其他的蜥蛙还等什么呢,出于本能,赶紧提着尾巴逃跑,十几只蜥蛙来的时候还有一定的阵形,可走的时候,却如抱头鼠窜,狠不得自己可以飞。

看到这一幕,王炎嘴里都可以放下一个鸡蛋了。简单的一挥手,就结束了一只蜥蛙王的生命,多潇洒、多帅气。望着刘云的侧身,觉得此时的刘云是那么的高大,那么的令人敬畏,就算是心中的父亲,与此时的刘云相比,相差的不只是一倍两倍。

可满地的鲜血,还在沽沽的流着,慢慢渗入到地下,血液中还带有一股奇腥的绿色液体,所过之处,全部变得暗黑色,以出滋滋地声响。蜥蛙王的身体还在不停的抽搐,抽搐越来越慢,越来越慢……不一会儿就不再动弹了。第一次看到这样血腥的场面,王炎终于还是忍不住狂吐了起来。

刘云只是静静地站在旁边看着王炎,心中却暗暗祈祷,希望这样做不会对王炎以后的发展带来什么负面影响。他可不希望因为这次的事情,让王炎整日沉浸在血腥的生活中,成为一个魔王;或者是变得胆小懦弱,见血就晕的胆小鬼。

“咳,咳……”

一阵狂吐过后,王炎脸色也变得很是苍白。微微歇了口气,站直身体,狠狠地看了看早已停止抽搐的蜥蛙王。

“好了?”刘云轻声问道。虽然心里非常担心,但表面却异常严肃。“仔细想想我是怎么做的。”说完也不管王炎,坐在旁边,丢下枝条,独自喝起了从空间戒指中拿出的酒。

一阵激灵过后,王炎并不说话,转了转身体,面向一棵和他差不多高的小树。脑海里,再次出浮现出刘云刚刚挥舞枝条的动作。闭上眼睛,仔细地回想那一幕。手起,微弯,挥剑……

一遍一遍……总觉得非常简单,但却又少了什么。

干脆闭上眼睛,静静地回忆起刘云的每一个细小的动作。某一时刻,王炎慢慢举起插足的铁剑,幼小的手臂微微向胸膛弯曲,瞬间用力,整只手猛地从胸膛向外面扫去,而后骤然一停,右手已经来到身体右边,直直在停留在空中,铁剑摇了摇,最终稳稳地停在了王炎的手中。小树的枝叶只是微微动了动,并没有发生该发生的事情……

王炎并没有去管小树现在是什么情况,而是一直重复着这个动作,举手,弯曲,挥剑,收剑……

刘云还是只管喝他的酒,时不时看看王炎,嘴角露出难以察觉的笑容。天在不知不觉中黑了,但刘云知道这个时候是不能打扰王炎的,等他自然“醒”过来,对他有着许多的好处。

刘云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顶帐蓬,支在地上,“王冲想得还真周到”暗暗一笑一句,又拿出一些红色粉末,洒在帐蓬周围,又才坐了下来。他没有生火,不是怕引来魔兽,而是怕影响到了王炎,周围突然传来热气,对现在的王炎却是不利的。

王炎依旧站在那里,举剑,弯曲,挥剑,收剑……

刘云不再喝酒,坐在帐蓬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王炎……眼中突然一亮。

只见王炎身体渐渐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虽然很淡,但是怎能逃得过刘云的眼睛。慢慢的,金色光芒越来越浓,刘云的心都提到嗓门上了,嘴里都可放下一只鸡蛋了。但他却不敢叫醒王炎,他也不知道这种现象意味着什么。

金色光芒还在散发,慢慢的,不再增多。要是此时王炎醒着,他一定很惊讶地叫起来。他现在就像萤火虫一样,在小树前闪闪发亮。

王炎还在挥着铁剑,一遍又一遍,对自身的变化,却是浑然不知。

面对着荧光般的王炎,刘云不敢有任何动作。他只觉得周围的温度渐渐变得有些暖和,虽然他早已不会在乎现在凉凉的季节气温。可王炎就像一个小火炉一样,慢慢提高着周围的空气。

突然,王炎身上的金色光芒再次增亮,只见王炎右手陡然举起,小小的一个弯曲,再一挥手,铁剑稳稳地被握在嫩嫩的手心,一动也不动。随着铁剑的挥出,一丝细小银白色光芒一闪而出,在黑夜中极其明显,直直地打在前面的小树上。只听得轻轻的“嚓嚓”一声,小树尖全部脱落,脱落的部位平滑如镜。

刘云眼角微闭,轻轻地点了点头,欣慰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