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剑译天下

没有斗气和魔法的世界里,杨炎意外的与神龙一族挂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前途艰难险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01】章楔子
章节列表
第【01】章楔子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叮,叮……”。

“嘭,嘭……”。

“哎~ 又是谁这么无聊,跑到这里来打架来了……” 王冲望了望那本来还是蔚蓝的天空,无奈地说道。

“不过……还好,能到那高空去,没有殃及到村民,也算是还有点良心了。”王冲知道,到了这种级别的战斗,并不是所有的人所能看得起的……就连自己都觉得非常压抑,更不要说普通人了。

王冲来这里已经有两年了,本是为了好好升华一下自己的剑法,可是一直都没得到传说中的剑神留下的好处。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缘分。

不过王冲并没有失望,而是一直都相信,老天总有一天会再次眷顾自己的,就像当年……

“哇……哇…… ……” 正当王冲沉浸在当年的那美好的情景中时,远处传来一阵阵小孩的哭声。那哭声却是那么的让人心痛不已。

“是谁把小孩丢了??”王冲自言自语道,好奇的向着哭声的源头探了过去,由于天空上还有人在战斗,所以他也不得不把自己的气息收敛一些,要是影响到了他们,自己也许就真的麻烦了。

“哇……哇…… ……”王冲终于来到了那哭声的源头。映入王冲眼里的却是那块自己曾经探索了很久的怪石,传说这块怪石是一位剑神当年修炼过的地方,还被世人传诵说这石头中有一些帮助修炼的某种好处。当年王冲就是带着这种想法才来到这偏远的维纳村修炼的,总以为自己可以有缘得到提高……

说来也是怪,这怪石总体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面那部分很大,有五百米高,顶部也很是平坦,可以容纳千人军队在上面练习,就像是被人一剑削下来一般,而且王冲也试过,这怪石坚硬无比,凭着自己那全帝国都可以数得过来的剑法都未能将之劈出痕迹。说起上面这部分的宏伟,总会让人想到下面这部分应该也相差无几吧。可是下面这部分却小得不是一点两点,比起上面那部分,可以说下面这部分就真的可以不用计算了。下面这部分大概也就三米来高,而大小呢?两个成年人就可以围起来。可就是偏偏这么小的一部分,撑起了比它本身大了无数倍的伙伴。

为什么人们都叫它怪石?这构成就足以说明了,可是也就是这样的怪石,千百年来,多少的风风雨雨,都依然矗立在维纳村的边沿,就像守护神一样,守护着这块奇怪却又神秘的石头。

“哎……” 王冲不得不承认,自己当初的想法是有些天真了,要是真如世人所说的那样,来过这里的人又何止他王冲呢?可惜自己苦苦探索了两年都未曾打到任何线索,哪怕是一丁丁点。想起这些,王冲总是情不自禁的叹起气来。

远远就可以看到,一个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孩被放在那怪石下面,看得出来,这孩子的父母还是很放心不下他的。要不然也不会放到这么隐密的地方。

“哇~! 好清秀的小孩。” 说来也怪,王冲刚一走近,那个原本还哭泣得厉害的小孩立刻停止了哭声,但并不能马上止住自己抽泣,任由自己的幼小的身体在那里左右摇晃。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王冲,好像害怕这个刚来到自己身边的人马上就走了一样。红嘟嘟的小脸,被风刮得有些泛白了。白胖的小手紧紧捏住自己的衣角。一条红绳从右手中掉了下来。

是谁这么狠心,这个小孩最多不超过两个月就这样被丢弃在这里,谁人见了都觉得可怜。

“这是什么?”王冲好奇地从小孩手中拉出那根小红绳,一个小小的香囊从小孩衣服中跳出来了。又是红色?本来就是一身的红色,连所有的配饰都是红色。更加让王冲心里多了一份好奇,对这小孩的身份又加重了几分猜测。

只见鲜红的香囊两边,都绣着一个“炎”字,就像两团火一般地飞舞在香囊两边。金色彩丝犹如龙凤般稳稳刺绣在香囊四围,更是给香囊添加了几分高贵,更是证实了王冲的猜测。

“流彩云锦?”这不是伯爵家族的象征吗?

“难道…………”王冲隐隐觉得此事并不是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王冲急忙打开香囊,只是一瞬间,里面的纸条就到了自己手里。怀着压抑的心情,王冲打开一看,只见纸条上公整的写着:

“朋友,无论你是有心还是无心遇见了我们的孩子,请一定帮忙收养,如果机会尚存,杨某定当全力报答朋友!另外,请务必不要透露半点孩子的家世。”

真的要收养吗?

不收养?

光看这小孩的着装,便知道小孩的身世很不简单,说不定就是哪个伯爵什么的,能让伯爵走到这个地步,那敌人又是什么?又怎能不强大?

但是这孩子这么小,就让他在这里生死由天?王冲自己也过不了自己心理那一关。

想想自己出来也有两年了,也不知道自己的爱人过得怎么样了,可惜自己却不能再回去看她了。要是自己和亲爱的人有一个孩子,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呢?

眼前不就是个机会吗?

王冲自问自己,虽说不是什么老好人,可是生平最不喜欢的就是看到别人受苦磨难,不然心里很是难过。

“嘭……” 正当王冲犹豫不决的时候,一声巨响从天空中传了开来。天空中,一团红红的火焰正迅速向四周扩散,几声惨叫同时响起,火焰所过之处,看不见任何还活着的东西,有的只有炽热的气焰。

“难道……”

“哎~ 管他的,谁让我王冲遇见了呢?谁让我自己好奇心太重……”王冲也不管什么敌人不敌人的了,抱起小孩就向着家走去。

回到家中,王冲总算是松了口气,在那种级别人物的气势下,还得隐藏自己气息,别提有多难受了。

“你叫什么名字呢?”像是在问小孩,又像是在自言自语,王冲摇了摇头看着小孩。

不得不说,小孩真的很可爱,连王冲这种不懂得美感的人都知道这点。

想取名字,也得先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吧?王冲差点被这突如其来“美事”冲昏了头脑。一边想着一边认真地考查起小孩的性别问题了……

“男孩……??!!”

“叫什么好呢?”王冲左思右想,却不知道什么名字比较合适。

“香囊有个‘炎’字,也许他的本名也叫什么什么炎吧?”王冲突然想起了小孩身上的那个香囊。但是孩子的父母也说过,不能透露他的家世。

“也就是不能让他姓杨了……”王冲有点犯难了。要说吧,一个孩子的名字就真那么难取吗?本来是不难的,可现在王冲遇到的情况根本就不能按照常人的理解去做。

“要不就叫‘王炎’好了。”王冲灵机一动,想到孩子的父母也许在不久以后就会找来,现在的名字也只是暂时而已,也不必要那么高的要求了。再说了,要是自己取得不好听,以后见了他父母,我的脸往哪儿放啊。

“哈哈,捡了个儿子。”看着王炎,王冲不能由得感叹起来。

把王炎放到床上,又从柜中拿出自己的另一半生命――玉卓剑。对于一个修剑的人来说,剑就好比自己的另一半生命,一个再好的剑客,要是离开了剑,就好比是没了牙的考虑――不足为惧。

好久没有拿出玉卓剑了,想起曾经闯荡的日子,想起曾经和最爱的人在一起修炼,想起……不经意间,往事的一幕幕再一次浮现在脑海中。“哎~ 我怎么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轻轻摸着玉卓剑,像是久别的故人相见一样。望望窗外,一线坚定闪过王冲的眼睛。

玉卓剑――全由白玉晶打造而成。白玉已经很贵了,指头大小的一小块就够普通人过一年了。而这把通体全是从白玉中提出的晶体而成,而白玉晶都是千年白玉才有可能演化出来,且机率小得可怜。可想而知玉卓剑的造价之高。玉卓越剑散发着幽幽白光,整个房间都犹如笼罩在白雾中一般,让人觉得无比温馨。

“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教他最好的剑法,到时交给你们一个完好的孩子!”咬咬牙,王冲暗自说道。

此时,王冲已经决定了,会教给王炎最好的剑法,给他最好的剑,让他成为帝国中的人上人。

既然不能让别人看出王炎的身世,总不能就让他穿上这一身华丽的衣服出现在村子中吧?王冲马上到纹思镇上买了几套王炎的衣服。可是……

可是,当给王炎换衣服的时候,一件令王冲惊讶的事发现了。

“这是什么???”看着王炎左肩上一个奇怪的图案,王冲傻眼了,自己再怎么说,也活了几百年了,这样的事情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而且是在自己家中见到。

一个王炎手掌大小的图纹静静在呈现在王炎左肩上,淡淡的,红红的,像是自然而生,又像是被什么印上去的;像蜥蜴一样的动物图纹就这样出现在这个才刚满两个月的小孩子身上,这怎能不让王冲担心。要是影响了王炎以后的生活怎么办?自己还能完成孩子父母的嘱托吗?

蜥蜴图纹虽说不大,可是上面的动物是那样的清晰。小小的身子静静地躺在肩上,头微微抬起,像是在仰望天空,却更像是在望着王炎的侧脸。一双黑黑的眼睛,炯炯有神,眼中充满了期待……

“先看看再说吧,希望不会出现什么不好的东西。” 事到如今,王冲也只有先看看再说了。说完,赶紧给王炎穿上衣服……



=================================================


新书上任,大家多多支持哦。